統計發現,富裕地區的學生參加SAT考試時,較多人能獲加時。現象引起外界質疑,富裕家庭為讓子女取得優勢,不惜報稱孩子有學習障礙,增加他們高分入學的機會。
《華爾街日報》報道,根據聯邦數據,全國申請在考試時獲特殊安排的公立高中生人數,於2000至2016年期間急升逾3倍,而獲得屬於這類「504類別」(504 designation)待遇的學生,可延長時間或在獨立房間作答,而且特殊安排適用於所有考試。根據介紹,「504類別」原為患有焦慮症、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ADHD)等學生而設,從而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情況適應考試壓力,抵銷本身的相對劣勢。
《華爾街日報》分析了9000間公立學校的數據後發現,富裕地區學校申請「504類別」的學生比例,遠高於貧困地區。在少於10%學生獲得全額豁免,或得到午餐費用減免的地區,平均有4.2%的學生享有「504類別」;反觀75%學生獲全額豁免獲餐費減免的地區,只有1.6%的學生得到同樣安排。
在個別富裕地區,考試時享受特別待遇的學生愈來愈多,例如紐約市北部的斯卡斯代爾(Scarsdale)高中,每5個學生便有1人能在SAT或ACT考試獲列入特殊列別;波士頓的北牛頓(Newton North)高中,比例更達1/3。數字反映家長為了讓子女佔優,開始濫用為困難學生而設的措施。數字也顯示,負責營辦SAT考試的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自2003年,不再向大學列出學生有否獲准加時後,申請「504類別」的人數隨即上升。
公立學校的考生如要申請特殊安排,需先在校內參加為特殊學生而設的學習計劃,校方會按老師或家長的請求作出考慮,一般需要申請人提供診斷證明,證實學生患有焦慮、專注力問題等症狀。富裕的家長一般較願意尋求校外檢測,以洛杉磯為例約需5千至1萬元,費用基本上超出了貧困家庭的負擔範圍。
對比2010至2011年,以及2017至2018年這兩個學年,向大學理事會申請「504類別」的學生上升了200%。面對高中提出的加時要求,理事會批准了當中的94%。此外,申請ACT特殊安排的考生比例,也從2013年的4.1%增至2017年的5.1%。曾有考生發現,身邊有1/4同學均獲加時,因此批評家長、醫生和校方,尺度太寬。
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