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巴爾披露通俄門起源的調查,將聚焦前FBI局長科米(圖)的反常行為。 
法新社資料圖片
司法部長巴爾披露通俄門起源的調查,將聚焦前FBI局長科米(圖)的反常行為。 法新社資料圖片

司法部長巴爾在霍士新聞的獨家採訪中透露,對通俄門調查起源的調查,重點將集中在情報界官員在2017年總統特朗普上任前不久的一個簡報會,當時的FBI局長科米提到一個秘密卷宗,該卷宗是導致FBI開始通俄門調查的主要根據。
綜合霍士新聞、ABC News及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巴爾在採訪中表示,他任命康州聯邦檢察官德拉姆(John Durham)調查通俄門調查的起源,調查的範圍是從總統選舉日到總統就職日這段時間,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非常奇怪的事」。
巴爾指的是情報部門官員2017年1月初在特朗普大廈給當時的候任總統特朗普舉行的簡報會,以及其後有關簡報會洩漏給了傳媒。在簡報會上,情報界及執法部門官員告訴特朗普,俄羅斯干預美國的總統選舉,當時的FBI局長科米還告訴了特朗普那個聲名狼藉的反特朗普的斯蒂爾卷宗(Steele Dossier),有關詳情後來洩露給傳媒。巴爾說,那個簡報會是「我們需要調查的其中一件事」。
本周較早時,FBI前總律師貝克(James Baker)表示,他與其他官員「相當擔心」科米在首次告訴特朗普那個卷宗中的內容時,看上去好像在試圖脅迫特朗普,那種做法與因濫用權力脅迫個人而出名的前FBI局長胡佛類似。
巴爾在談及斯蒂爾卷宗時指出,「反對派進行那樣的研究是非常不尋常的,尤其是可以輕易從卷宗中發現多個明顯錯誤以及膚淺的分析,而以它為根據對一個美國政治競選團隊進行反情報行動是奇怪的。」
巴爾還表示,隨著調查的深入,現在的問題多於答案。他同時質疑穆勒的調查方式,指他沒有調查政府當時的行為,也不調查那個反情報計劃,只是調查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是否通俄。他指出,重要的是,也要調查當時政府的做法,他將調查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秘密監聽的做法。
巴爾還指眾議長普洛西指他向國會宣誓作證時撒謊及犯罪的說法「可笑」,稱以民主黨為首的眾議院委員會通過議案,譴責他藐視國會的做法只是政治馬戲的一部分。他表示已準備會成為民主黨人攻擊的新目標。
同是在24日,特朗普一大清早發推,指政府官員及其他人串謀對他的2016競選團隊進行秘密監視的做法是叛國行為,應該被判處長時間的刑罰。他指出,「我的競選團隊確實被監視,類似事情在美國的政治上從未發生過。」
(鄧燕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