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巴爾(右)指派德拉姆調查通俄門調查的緣起。圖為巴爾與FBI局長雷伊出席國家執法人員紀念基金年度燭光晚會活動。美聯社
司法部長巴爾(右)指派德拉姆調查通俄門調查的緣起。圖為巴爾與FBI局長雷伊出席國家執法人員紀念基金年度燭光晚會活動。美聯社

鄧燕文編譯

司法部長巴爾指派康州聯邦檢察官德拉姆(John Durham)調查引發通俄門調查的源頭。總統特朗普長期以來一直呼籲進行類似調查。但論者指,此舉可能激怒執法部門官員。後者堅稱監聽特朗普競選助手的做法合法。

綜合《紐約時報》及美聯社報道,知情人士說,德拉姆將確定通俄門調查期間使用的情報及監聽做法是否合法。通俄門調查給總統特朗普的近兩年任期蒙上陰影。巴爾任命德拉姆領導調查,是要解決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憤怒指責。特朗普指責司法部及FBI非法監聽他的競選團隊,在最近還敦促當局「調查那些調查員」。
德拉姆是次領導的調查是已知類似調查的第三宗。這些調查的重點集中在FBI在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對俄羅斯的選舉干預與特朗普助手之間可能關係的反情報調查。
除德拉姆外,司法部總監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E. Horowitz)也在進行另一個調查,檢查調查員使用竊聽裝置及線人的做法,以及是否政治上歧視特朗普影響了調查的決定。此外,猶他州聯邦檢察官哈勃(John W. Huber)也在調查通俄門調查的問題。知情人士說,霍洛維茨及哈勃的調查已接近尾聲。
在國會山,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南卡共和黨人格雷厄姆表示,他也有意在未來幾個月調查執法部門的工作。
總統特朗普14日離開白宮準備前往路易斯安那州時,再次重複他之前經常提出的說法,指穆勒的通俄門調查是「子虛烏有」,並表示他沒有要求巴爾開始這個調查,事先也不知情。但他表示,他認為巴爾做了一件偉大的事情,「我為我們的司法部長感到十分自豪」。
有分析指,德拉姆的調查可能會激怒執法機構。約一個月前,巴爾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他認為2016年確實發生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秘密監視,並表示正在著手組織一個小組調查導致特別檢察官穆勒啟動通俄門調查的源頭。但巴爾沒有提供有關秘密監視的詳情。分析指他可能是暗指FBI獲得監聽許可,監視特朗普前助手佩奇(Carter Page)及FBI調查競選團隊外國政策顧問帕帕度波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使用線人的做法。
但FBI局長雷伊上周表示,他不認為FBI執行經法庭批准的監聽是秘密監視,並表示沒有證據顯示FBI曾非法監視特朗普的競選團隊。
德拉姆是職業檢察官,自1982年以來,一直在司法部擔任律師,並在兩黨政府進行特別調查。他2017年由特朗普提名出任康州聯邦檢察官。他的提名2018年在參議院獲得一致確認。當時康州的兩位民主黨參議員,布魯門塔爾及墨菲均對他讚賞有加,稱他是一位「勇猛、公平的檢察官」。調查期間德拉姆仍繼續擔任康州的聯邦檢察官。
知情人士還透露,雖然巴爾任命德拉姆領導調查,但他本人仍然直接介入這個約在3周前已經開始的調查。

檢察官德拉姆(John Durh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