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在全長448頁的報告中,用了足足十多頁反駁白宮的觀點,強調總統一旦越權的話就構成違法。    網上圖片
穆勒在全長448頁的報告中,用了足足十多頁反駁白宮的觀點,強調總統一旦越權的話就構成違法。 網上圖片

本報訊

通俄醜聞持續發酵兩年來,特朗普及其盟友一直堅稱,總統有權完全掌控聯邦執法體系,因此不可能妨礙司法公正,但穆勒在報告中駁斥了這個觀點,立場也與司法部長巴爾相反。

《紐約時報》報道,穆勒團隊在全長448頁的報告中,用了足足十多頁反駁白宮的觀點,強調相關法律的確限制了總統權力,一旦越權的話就構成違法。報告寫到,「結論顯示,國會有權在總統貪腐濫用職權時,行使妨礙司法的法律,這點符合憲法體系的監督、平衡以及無人凌駕法律的原則」。外界分析,穆勒此舉是呼籲國會接手,追究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穆勒同時認為,調查組不應斷言特朗普有否妨礙司法,原因是司法部半個世紀以來向有傳統,不會起訴在位總統,如果現在宣布特朗普犯罪但又不審案的話,等於剝奪特朗普任內洗脫罪名的權力。從報告的措辭來看,穆勒其實留下了一線空間,不排除當局可在特朗普退位後追究其責任。
未來能否追訴特朗普這點,是穆勒報告與巴爾摘要中明顯不同的一點,巴爾在上月公開的摘要中排除了這方面可能,認為現有證據不支持起訴特朗普。
穆勒報告與巴爾摘要另一個明顯不同的重點,是穆勒並沒有宣布特朗普在妨礙司法的問題上無罪,而且明確提到,調查組難以為特朗普開脫,但在巴爾的摘要中,卻變成調查組難以斷言特朗普有罪。從這點來說,巴爾或有斷章取義引用報告內容,並在結論中誤導外界之嫌。
巴爾當時在摘要中說,穆勒面對「困難議題」,不能決定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然而穆勒報告中所說的是,調查組面對「困難議題」,無法斷言總統清白。穆勒表示,「經過徹底調查事實後,團隊如有信心認定總統明顯沒有妨礙司法,就會明確宣布」,但基於證據以及適用的法律標準,「我們無法得出這個判斷」,調查組分析總統的行為及其動機後,難以斷言是否有人犯法。
根據穆勒在報告中的總結,特朗普先後11次的行為涉嫌妨礙司法,其中白宮前任法律顧問麥克加恩(Donold McGahn)向調查組作供時承認,特朗普曾在2017年6月向麥克加恩施壓,希望他撤換穆勒,當時麥克加恩認為,此舉如同尼可遜時代的「星期六晚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勢將引起憲制危機以及如同「水門案」般的醜聞,威脅辭職才阻止了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