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離開華盛頓聯邦法院。    路透社
早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離開華盛頓聯邦法院。 路透社

本報訊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4日向法庭提交報告,形容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舉證期間與控方「全力配合」,因此不建議將弗林判刑入獄。外界相信報告將是另一顆重磅彈,反映控方可能已經取得重要證據,或許再令總統特朗普身陷窘境。

綜合美聯社、CNN和英國《衛報》報道,穆勒4日在報告中提到,弗林除了與控方「全力配合」外,又曾經參軍和參與公職,對國家有貢獻,身分與通俄門其他涉案人士不同,因此建議法外開恩。報告透露,弗林先後接受穆勒調查小組和司法部共19次訪談,隱約暗示對方提供了大量情報。
弗林是特朗普圈子內,最早承認與通俄案有關的首批被告,他早在去年12月已經認罪,但穆勒「鑑於調查狀況」,四度推遲建議判刑日期,而4日則是穆勒提交量刑備忘錄的最後期限,另外也要提交證據,證明弗林的證供是否有助調查,以便法院最遲在12月18日判刑。外界相信,穆勒屢次推遲量刑建議,其實是想保護敏感資料,而這些資料也深受關注,對白宮的殺傷力可能不遜與特朗普前律師科恩披露的內情。
法庭文件顯示,弗林承認在特朗普與奧巴馬政府交接期間,自己曾與時任俄國駐美大使季瑟雅克(Sergey Kislyak)接觸,商討奧巴馬就俄羅斯干預大選所實施的制裁措施,期間雙方也討論到聯合國譴責以色列的決議案。 然而,弗林接受調查時先後向聯邦調查局(FBI)和司法部撒謊,除了掩飾與俄方代表會晤一事外,也隱暪自己為土耳其進行政治遊說的工作。根據法例,弗林隱瞞私會俄國大使,最高可被判入獄5年和罰款25萬元,但也有機會獲得緩刑。
分析指,穆勒逐漸揭開通俄調查面紗後,各項細節陸續曝光,特朗普所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以其前律師科恩為例,案情披露他代表特朗普集團洽談在莫斯科的房地產項目,消息就令特朗普大動肝火,公然指責科恩是騙子,為了換取減刑而造謠。與此同時,特朗普又大力稱讚拒絕與穆勒合作的人,宣稱政治顧問斯通在通俄調查期間展現「勇氣」。
至於弗林方面,據報特朗普一直設法保護對方,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在日記中指,特朗普曾經明確要求他停止調查弗林與俄羅斯的關係。日記曝光後,特朗普否認有關說法,但事件卻引伸出總統涉嫌妨礙司法的另一個要點。 除弗林外,穆勒也會在7日公布對特朗普前任競選主席馬納福特的調查細節。穆勒小組上星期曾經批評,馬納福特9月與控方達成認罪協議後,多次提供虛假訊息誤導調查人員和FBI人員。小組未有具體說明馬納福特提供了什麼虛假訊息,但強調有關訊息數量足以構成新罪名,並且足以使認罪協議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