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2020年成立的「停止仇視亞裔」(Stop AAPI Hate)非營利組織,負責追蹤整理全美針對亞太裔仇視的事件報告,很多參與的亞太裔專家學者都在過程中心理情緒受到衝擊,需尋求專業輔導。

參與創建該組織的三藩巿州立大學教授張華耀說,展開工作不久就明白需要對收集到的各種仇亞遭遇和故事,在情感回應上更加開放,「起先我認為要堅強一些,可能會有所幫助;但我現在意識到:我也受到了創傷。與其保持堅忍和非情緒化,我想我是在嘗試真正承認和處理痛苦,並試圖從中治愈。」他在《灣區新聞集團》受訪時坦承,首次尋求心理輔導,本身為忠誠信徒的他也透過祈禱和跑步,培養同理心,還在受邀參與的任何演講時先為種族暴力的受害者默哀片刻,分享他的掙扎經歷。。

目前「停止仇視亞裔」已記錄了全國發生的6600多宗仇亞事件,很多令人不安,如康可(Concord)一名亞裔8年級學生被同學以「功夫流感」(Kung-Flu)取笑和羞辱。這是由前總統特朗普發動的新冠病毒種族主義術語。有人報告在三藩巿的街上,會有人走近大喊「滾回你的國家」並吐唾沫。聖荷西一位居民報告,在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被貼上反亞裔的信息和咒罵。

為「停止仇視亞裔」擔任志工的第二代韓裔、亞利桑那州大教授黃馬(Aggie Yellow Horse)的工作包括閱讀民眾報告的故事,過濾掉惡意內容,清理數據以進行分析,她說「看到一些可怕的故事,讓我想起自己在種族主義、仇視心理或壓迫方面的經歷,看到我能產生共鳴的故事,覺得真的很難過。」包括黃馬教授在內的研究人員和志願者,在收集、記錄和報告全國範圍內針對亞裔美國人的仇恨事件時,很多人感同身受。該網站最新發布報告顯示,報告曾受仇視或歧視遭遇的亞裔,會比較少體驗種族相關的創傷壓力。本報記者王慶偉山景城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