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人們對灣區房地產市場的沮喪情緒飆升,創下四年來的新高。
根據商業支持的公共政策維權團體灣區議會(BAC)周三公布的一項民意調查,53%的選民表示,與一年前相比,找到一個居住的地方「要困難得多」;在2017年僅36%如此認為。該數據量化了居民近來經歷的不安情緒,住屋短缺已經擴大影響灣區的所有人,從快餐店到高科技員工都有同感。
灣區議會公共政策高級副總裁列根(Matt Regan)表示,這是一個典型的供需不匹配問題,正在社會上產生影響。據他稱,有太多的人考慮搬離灣區,而那些留下來者,被迫支付比以往更高的住屋成本。
灣區議會稍早在周日公布另一份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灣區近半數居民表示可能在未來幾年搬走,主要原因是住房成本過於高昂。
在周三公布的民意調查中,76%的受訪選民表示,尋找住屋比以前「更困難」或「有點困難」,相比去年64%的人這麼認為。該調查由屋崙EMC調研機構於3月20日至4月3日在網上進行,總共訪問灣區九縣1,000名登記選民。
節節飆升的住屋成本,迫使Angie Chua(音譯:蔡安琪)和丈夫最近搬出住了12年的聖他克拉兩房公寓。蔡去年辭掉科技工作,追求成為藝術家的夢想,丈夫繼續在特斯拉汽車廠工作,但兩人仍需每月支付3000元房租。
於是,他們花52,000元購買一輛Airstream露營車,停在父母在聖荷西的住宅後院。在這個過程中,這對夫婦重新定義在灣區成功的意義,但承認是很艱難的調整。蔡自稱已經37歲,目前正試圖接受搬回家依靠父母的現實。
她在矽谷土生土長,聲稱縮小居住規模使其能夠繼續留在灣區。
兩人的景遇並非絕無僅有。41%的受訪選民表示,所支付的住屋成本超過家庭收入的30%。
隨著住屋問題的惡化,更多居民表示願意協助解決問題。73%的選民聲稱,支持使在交通樞紐和商業中心附近興建住屋更容易的政策,而2016年的比例為68%。同時,29%的業主表示,願意考慮在物業增建姻親公寓,去年為25%。
列根希望,政治家能看到這些數字,意識到民眾廣泛支持興建更多的住宅,制定政策來幫助實現。他認為,如不建造更多的住屋,灣區嚴峻的住房短缺及伴隨的昂貴房價就不會消失。
然而,民調也發現,歡迎在自己居住社區推動新建案的比例,從2017年的62%,今年降至59%。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