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平泰的家屬到場旁聽。記者梁穎欣攝
被告陸平泰。警方提供
陸平泰的家屬到場旁聽。記者梁穎欣攝 被告陸平泰。警方提供

(本報記者梁穎欣三藩市報道)
震驚三藩市的雷家五屍命案審訊步入尾聲,控辯雙方昨日進行結案陳詞。案件引起中文媒體和主流媒體關注,旁聽席幾乎坐滿,檢控官賈斯康(George Gascon)亦有到場。
開庭前先吸引眾人目光的是被告陸平泰(Binh Thai Luc)雙眼瘀黑。據知情人士透露,陸平泰上週被獄中其他犯人毆打,原因不詳。以往開庭陸平泰精神不錯,昨日雖然穿著一如既往的恤衫和背心西裝,不過則略顯憔悴,并沒有回頭看過觀眾席。法官在開庭前特意提醒陪審團,不要因為他臉上的瘀傷而影響裁決。陸平泰三名親屬到場,包括母親和表弟,不過死者的家人則沒有出現。
案發於2012年3月23日,雷家五口包括65歲父親雷華舜、62歲母親許婉儀、32歲兒子雷元驥、30歲兒媳朱嘉慧及37歲女兒雷映雪,被發現在英格西區(Ingleside)Howth街16號寓所內慘遭毒手,各人頭部多處受到鈍物衝擊,手腕被割深可見骨。41歲越南華僑陸平泰被控五項謀殺,以及多項爆竊入屋、搶劫和企圖搶劫。
「陸平泰和雷家沒有相同血緣、沒有相同的DNA,但他的血和DNA卻滿佈在家裡不同位置。」檢控官佛明(Eric Fleming)在結案陳詞中指,無論在屋內的櫃桶、檯面、他身穿的牛仔褲、他駕駛的車輛都可找到幾位死者和被告本人的血跡,證據確鑿。雖然被告企圖在案發現場淋上大量水、漂白水和白色油漆破壞證據,不過檢控官形容他「並非專業殺手」,皆因在雷家的漂白水瓶子上發現被告的指紋,牛仔褲上有白色油漆。陸平泰案發當晚逃到聖馬刁縣的汽車旅館,並在翌日早上上網搜查命案的新聞,以上行為顯示了他的惡性。
檢控官佛明更分析了陸平泰的動機:謀財害命。他指陸平泰在過去幾年多次在賭場輸錢,案發期間銀行戶口只剩下一元,還欠母親租金未付,需要在期限之內繳交。此外,陸平泰在汽車旅館被捕時,身上有6518元現金,懷疑是從雷家偷來。他還指出雷家大姐翌日發現親人慘遭毒手後,第一時間是打電話給丈夫,當時有人聽到她用英文說:「They took the money.(他們把錢取走。)」
辯護律師高德羅森(Mark Goldrosen)的結案陳詞中逐點反駁。首先他指出,陸平泰爆竊和搶劫罪名不成立,因為被告有穩定職業,薪金不錯,時薪高達60元;而案發後一周他便可獲薪金支票用予交租;此外陸平泰雖然經常賭博,但無證據顯示他有賭債,因此謀財害命的動機並不成立。而被捕時身上的6000多元鈔票並無血跡,無法證明是從案發現場偷走。辯方律師再指:「既然控方說到他如此急要錢財,為何雷家屋內還有近8000元現金、相機、手機、信用卡、支票薄沒有被拿走?當中還有些現金就放在入門口當眼處。」
辯護律師繼續指出,至今未有找到兇器,唯一在雷家屋內可能用作兇器的刀子卻沒有陸平泰的指紋。根據驗屍報告,五名死者傷口由刀狀利器和錘子狀鈍物,辯方律師懷疑涉及多個兇器,亦顯示了可能多於一人牽涉在內,而陸平泰可能只是負責案發後清理,可惜警方在拘捕了陸平泰之後便忽略其他線索及停止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