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伯在兒子和孫子陪同下到法庭旁聽。記者彭詩喬攝
廖伯在兒子和孫子陪同下到法庭旁聽。記者彭詩喬攝
多個社團齊聚司法大廳外支持廖伯和其他亞裔受害人。記者彭詩喬攝
多個社團齊聚司法大廳外支持廖伯和其他亞裔受害人。記者彭詩喬攝

(本報記者彭詩喬三藩市報道)

84歲華裔老伯廖榮炘祖孫三人周三清晨到達三藩市司法大廳之後才發現,一年前老伯坐在輪椅上等巴士時被踹倒一案已經歸屬精神和行為健康法庭。孫子推 廖伯的輪椅進入法庭,老伯鼓起勇氣想要上庭作證之時,一家人卻被告知此案已經與廖伯「無關」,受害人無需作證,施襲者大概也不必坐牢。

空蕩蕩的法庭裡只有他們一家三口,負責本案的法官、地檢官和辯方律師都通過視頻出庭,被告因為「有工作」而獲准不必出庭。

廖伯一家人迷茫地聽完開庭後向記者表示,完全不知案件進展。

廖伯兒子廖敬春說,一年前曾接到地檢署受害人服務部電話,告知他們即將開庭,但隨後受到疫情影響遲遲未開,他們去年還曾收到信息說案件不太順利,被告可能被輕判,之後就沒有再聽到更多消息。

法庭內空蕩蕩

廖伯家人自己查詢了開庭日期後依時前來,原以為案件已經開審,卻大跌眼鏡,「一直都沒有人通知我們,所以我想我們整個案子已經被丟下來……超過一年了,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消息來源。」

記者聯絡地檢署後獲悉,被告Eric Ramos-Hernandez獲准毋須出庭的原因是「他有工作」(he has a job)。地檢署沒有透露Ramos-Hernandez的精神狀況,但表示他已經完成了一項精神健康的強化住院護理項目,現在獲准轉入診所繼續治療,不必再留院,被告現在有工作,「我們正在為他提供鏈接,進行門診護理,確保他保持正確的方向。他遵守了所有法庭指令,接受了治療,沒有任何不良進展的報告。」

地檢署獲悉家人疑問後請受害人倡導員黃 發與家人聯絡解釋當前案件狀況。

廖敬春說,通過黃 發才知道,案件已由刑事轉為精神科相關案件,「我父親已和案件無關,亦無需出庭作證。目前法庭所要做的是證明被告有精神病,該治病就治病,該吃藥就吃藥,基本可以肯定的結果是被告無需坐牢。」

廖敬春被告知,地檢署曾與父親通話,通報案情發展,並從父親口中獲得對案子的意見,即不希望被告坐牢,希望他去治精神病。「我不清楚當時對話的情形,但我向父親求證時,他說從沒說過這樣的話,他一直堅持要嚴懲兇徒,將其送入監獄以彰公義。」

溝通過程讓人費解

廖敬春告訴記者,「我不敢說其中有誤導的成份,但絕對有語言溝通問題。我們嚴重質疑向一個84歲、不諳英文且有聽力障礙的老者取證的方式。」

地檢署受害者服務部受害者倡導轉院方瀅對本報表示,檢察官、倡導員確實已經徵得廖伯意見,談論過願不願意把犯罪者轉到精神科的問題,並向他解釋了法庭程序和選項,以及為何精神治療更為有效,廖伯同意了這做法。之後Ramos-Hernandez已經轉入精神和行為健康部門,如果能完成精神健康項目則不必被起訴。

與84歲不懂英文、聽力障礙的老人溝通時如何確保對方完全理解所有程序和所作決定的意義尚未可知,現在也無從知道廖伯是否在了解轉去精神科完成項目就不必被起訴這一點是否明晰。

方瀅稱,地檢署受害者部門過去三年只有一名說中文的倡導員,現在多請了兩位中文倡導員,希望未來不再發生類似誤解,未來再遇到類似情況可徵求老人同意後請家人一起談話。

廖敬春說,在父親鼓起勇氣前往法庭作證的時候得知這樣的結果,「他很失望,也很無奈。」

社區人士庭外聲援

為支持廖伯和家人,數十名來自各行各業的社區人士一早就在司法大廳前集會,高喊「停止仇視亞裔」。活動召集人、三藩市聯合維和團團長雷千紅表示,廖伯在受傷一年後仍忍受痛苦,「家庭成員被留在黑暗中,而襲擊者呢?他在監獄等待審判嗎?還是自由地在街上漫步呢?」她表示受害者家人和社區都需要答案,「我們需要知道襲擊者去了哪,我們要求地檢署保持公開透明。」

得知案件結果之後,雷千紅憤怒指責地檢官「表面說會保護我們,背後做這些事情傷害我們。」

曾與博徹思同年競選地檢官的華裔湯曉慧在集會上表示,最重要的是社區持續關注法庭程序,關注案件進展,確保民選官員對民眾負責。

北加州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主席布朗(Amos Brown)、三藩市華裔民主黨協進會副主席鄺炳榮(Bayard Fong)、前密爾勃雷市長李偉忠(Wayne Lee)等出席集會,還有亞裔醫學生、STOP CRIME SF、亞洲團結等組織代表都參加了集會,要求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