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泰樺為兒子James穿上外套準備出門上學。記者李兆庭攝
章泰樺為兒子James穿上外套準備出門上學。記者李兆庭攝
眾多幼稚園學生和小學生排隊進入校園。記者李兆庭攝
眾多幼稚園學生和小學生排隊進入校園。記者李兆庭攝

接近14個月的關校後,數千名三藩市小學生12日起重新踏進青蔥校園,有華裔家長對此感到欣慰,但也有華裔家長憂心近來的仇視亞裔浪潮而未準備讓子女返校。

居於日落區的41歲章泰樺從北京移民美國已七年,育有四子,四歲幼子James周一來到Jefferson Early Education School報到,展開學前班生活,出於幫助媒體準確反映上學狀況之心,他接受數名媒體記者上門拍攝實況。

為了準時送兒子回校唸書,章泰樺晨光熹微之際便起床,入廚一邊做早餐,一邊叫喚兒子上學,老牛舐犢之態盡現。記者步入章家時,只見James一直倚靠床邊,入神觀看哥哥玩電動,不願出房門,並未出現首日上學而興奮的狀態。拖延到臨近開課時刻,他才願意由父親抱出睡房,連早餐也吃不了,就睡眼惺忪匆匆出門。章泰樺笑言,兒子昨晚不願意上學,情願在家玩電動,畢竟整年居家有些鬆懈,變得不想回校。

送兒子回校的過程比想像容易,James沒有任何扭擰下,就伴隨友善的職員進入課室。校門口家長攜子女等候時,有一名年幼女學生大聲哭喊,拒入校門,經過一輪掙扎後才在職員的懷抱下步入。

章泰樺透露,妻子全年出外投身海軍訓練,在疫情中他留守家中,負上照顧四兒子的責任,相當勞累。學校重開後就不用整天監護兒子,終於可以放鬆一下,感到十分欣喜。James於下午3時準時下課,章泰樺向記者透露兒子狀態甚佳,因為終於有朋友一起玩一起學習了。

問及會否為近日的仇恨亞裔風潮擔憂兒子的安危,章泰樺表示擔心固然是有的,會格外注意安全,幸而停車位置通常離校門很近,走路距離甚短,他亦不是長者或婦女,所以對自身安全或保護兒子上下課還是持有信心。

另一名說粵語的華裔家長Shurrin Zeng接受本報電話採訪時稱,還未做好送兒女回校的準備,除了擔心可致命病毒的傳播,對近期的仇視亞裔現象亦感到很憂心和焦慮,家長憂心的不僅是街道上發生的暴力,剛被褫奪三藩市教委會副主席高勵思一例亦說明教育界領導層不乏種族仇恨的思想,可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對美國的教育漸漸失去信心。

她指出,許多說粵語的移民家庭因為收入不高,往往三代同居,由祖父母接送孩子上下學,父母專心工作,但現在仇視亞裔浪潮使很多祖父母不願出門,或不再被賦予送孩子上學的責任,觀察到其他家長開始傷腦筋如何兼顧工作和兒女返校的情況,有部分甚至選擇暫不允許孩子回校上課。

Shurrin希望政府日後能增加巴士路線,增強學校附近的警察巡邏,最重要是改善社區治安,不讓不法之徒利用重開校園的光景乘機犯法。本報記者李兆庭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