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童參與「Zoom-in mornings」,抵受寒風堅持上網線。記者李兆庭攝
學童參與「Zoom-in mornings」,抵受寒風堅持上網線。記者李兆庭攝
兩名家長在羅斯福中學路邊舉起「重啟學校」的橫幅。記者李兆庭攝
兩名家長在羅斯福中學路邊舉起「重啟學校」的橫幅。記者李兆庭攝

三藩市校區公立小學已持續關閉近一年,學生家長感煎熬難捱,周一在羅斯福初中(Roosevelt Middle School)前集會,呼籲校區盡快重啟學校讓五萬多名學童重返課室,當面授課。

二十多名家長學生從上午開始在校門外集體讀書,以苦克苦,在寒風颼颼的天氣下埋頭讀書,家長在旁陪伴。學童來自附近多間小學,包括Peabody、Clarendon、Roosevelt、Presidio和Aptos小學。

這是由三藩市家長小組「縮短距離」(Decreasing the Distance )主力發起的倡議,安排學生參與其「Zoom-in mornings」,在三藩市各被封鎖的學校門前或公園線上上課,展示學童被逼在校外學習的苦況。該組織抗議三藩市校區目前仍未落實任何安全返校的計劃,敦促教師工會領袖與校區和教育委員會早日達成協議,重新開放學校。

「縮短距離」代表道森(Meredith Willa Dodson)表示,遙距教學持續太久了,這個教學模式停滯孩子們的成長,也導致他們當中出現抑鬱焦慮症狀,是時候終結這個破壞性現象。她透露,近日得悉校區和教師工會協議,考慮把當面授課時間限為每周兩天早上,直到2022年7月,她形容對此「完全不可接受」,呼籲市民簽署小組發起的請願書,向政府施壓提供早日返校的計劃,並提供學童一周五天回校授課的選擇。

她質疑:「如果三藩市超過一百所私立學校和幼兒園已展開面授課堂,(北灣)那柏和麥林縣的公立學校亦開放了,都沒有爆發疫情,為何還要阻止小學重開?是來自『政治正確』的畏弱心態嗎?」

遙距教學的現象除了折磨學童身心,也會加劇貧富家庭兒童學業的差距,對低收入弱勢社群的學童尤其不利。Peabody學童家長Dan Rubinsky坦言屬於小康家庭,有能力陪伴兒子學習,但弱勢社群孩童則長期欠缺成人陪伴,學習進度無疑會下滑,擔憂這會助長未來的貧富懸殊。Aptos學童家長Phil Page表示,遙距教學最大的問題是很容易讓學生分心,要求年少學童每天5小時注視螢幕學習根本不合理,兒子的學習成果大跌,正考慮帶兒子離開三藩市入讀他校。

「縮短距離」由來自60所三藩市公校的二千多名家長和監護人組成,致力在疫情教育危機期間倡導有效公平的教育解決方案。(本報記者李兆庭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