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城市之光」書店外23日有民眾擺放鮮花悼念費林格蒂。記者李兆庭攝
三藩市「城市之光」書店外23日有民眾擺放鮮花悼念費林格蒂。記者李兆庭攝
三藩市桂冠詩人費林格蒂辭世。圖為他攝於1988年。美聯社
三藩市桂冠詩人費林格蒂辭世。圖為他攝於1988年。美聯社

身為詩人、出版商、書商和活動家的費林格蒂(Lawrence Ferlinghetti)周一在家中辭世,享年101歲。他於1950年代發起「垮掉的一代」(Beat)運動,並將其好奇和叛逆的精神延續至21世紀。

他的兒子表示,父親在房間裡握著親人的手過世,離102歲生日只差一個月,死因是肺部疾病。他上周已接種了第一劑新冠疫苗。

在過去60年中,很少有詩人如此出名或如此具有影響力。他的書籍在全球售出超過100萬冊,幾乎是所有同行的夢想,並且經營世界上最著名和獨一無二的書店之一「城市之光」(City Lights)。儘管費林格蒂從不認為自己是垮掉的一代成員,但一直是該運動的贊助者和靈魂伴侶,並且對許多人來說是一個永垂不朽的象徵:宣揚一個崇高而狂喜的美國夢。

他在100歲生日左右出版的小說《小男孩》(Little Boy)中問道:「我是一代人的意識?還是只是一個老傻瓜在自言自語?試圖逃脫主宰美國的唯物主義的貪得無厭意識?」

他創造了歷史,透過《城市之光》的出版社為凱魯亞克(Jack Kerouac)、伯勞斯(William Burroughs)等人出版書籍,並曾因出版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的代表性詩作《嚎叫》(Howl),在1957年引發淫穢訴訟,但也為表達自由開闢了新天地。

他也無視歷史。互聯網、連鎖超市和高昂的租金造成灣區及周邊地區的許多書店關門,而「城市之光」仍然是一個蓬勃發展的政治和文化場所,店中有一個區域專門出售「革命性」的書籍,員工也可請假去參加反戰示威活動。

費林格蒂於1950年代初定居在三藩市,迅速成為該市文藝復興時期的一員,並在1998年榮獲該市首位桂冠詩人頭銜,在2000年獲得國家圖書評論家協會的榮譽獎,再於五年後因「代表詩人和整個文學界的不懈努力」而獲得國家圖書獎。美聯社三藩市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