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強夫婦攜手在「真善美」影樓有很多難忘記憶。記者黃偉江攝
胡志強夫婦攜手在「真善美」影樓有很多難忘記憶。記者黃偉江攝
當年留下的一串銅鈴還系在木板門上,似乎要喚醒這家照相館沉睡的記憶。記者黃偉江攝
當年留下的一串銅鈴還系在木板門上,似乎要喚醒這家照相館沉睡的記憶。記者黃偉江攝
胡志強說,這幅黑白照片是意大利攝影師Sandino遺留下來的作品。記者黃偉江攝
胡志強說,這幅黑白照片是意大利攝影師Sandino遺留下來的作品。記者黃偉江攝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三藩市華埠士德頓街與百老匯街交界處有一家80年歷史的影樓,由意大利攝影師Sandino創辦。他退休後,先後有華埠人像攝影師李笑吟、來自香港的暗房師江毅明接手經營,並改名為「真善美」影樓。影樓門前人行道的水磨石板上,如今仍然刻有Sandino的名字,大廳內的擺布陳設保留著意大利影樓的風格,就連當年留下的一串銅鈴還繫在木板門上,似乎要喚醒這家照相館沉睡的記憶。

曾在廣州老字號琳琅攝影店工作10年的攝影師胡志強,18歲起就開始熟習拍攝、暗房、修相片底片、照片著色、黑白及彩色沖放,還考取了一級攝影師的稱號。30年前他移民到三藩市,一年內轉了七份工作,最終透過《星島日報》的招聘分類廣告,回歸到攝影老本行。

25年前,胡志強接手了真善美影樓,真正發揮拍照特長,經營為一家面向僑胞、以拍攝「全家福」著稱的傳統影樓。他秉承傳統的影樓文化,在構圖和光線以西方油畫為基礎,結合中國傳統習俗,受到不少僑胞的歡迎,當中有很多僑領、明星都成為這裡的老顧客。

在影樓接待室牆上掛著不少作品,有的是老華僑兒孫滿堂,期待每年拍攝一張祥和喜慶的「全家福」;每逢畢業季,青少年約上同窗閨蜜到影樓拍攝「荷包相」,彼此贈送留念,不相忘江湖;有10月懷胎的準母親在影樓留下盼望新生命的喜悅;有歷經烽火歲月後在金婚紀念日補拍婚紗的相濡以沫的老夫妻……。胡志強分享樓梯過道上滿滿的回憶,似乎是穿越時光隧道,每幅照片背後都有精彩故事。隨著數碼相機、手機拍攝的普及,老一輩華僑的凋零,到影樓拍攝「全家福」和「荷包相」的客戶日漸減少。為了增加營收,胡志強夫婦特意在影樓內增設了美容服務和錄音室。但去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來襲,尤其是政府頒布居家避疫令後,「真善美」影樓生意難以為繼,一年來入不敷出,偶爾來光顧的顧客只是拍攝證件照,或給已故長者訂製遺照,讓已屆退休的胡志強萌生退意。他期盼後續有人接棒,引入新的經營理念和手法,活化這家凝聚中意兩國歷史文化的影樓。在採訪期間,偶遇市參事佩斯金立法助理甄錦浩,他自言在華埠長大,從小就在影樓附近玩耍,是他成長的記憶,希望「真善美」能最終加入三藩市的「老字號」計劃,並得到傳承。

「可惜這樣一間歷史悠久的照相館,最終也敵不過歷史潮流的衝擊,走向結業。」胡志強坦言:「我這50年的攝影路程,見證了攝影的發展,從玻璃片、膠片到數碼照片的發展,經歷了從黑白照片著色到天然彩色照片的變化。我向所有支持、幫助我的朋友和顧客表示無限的感激。我願意分享自己多年來拍攝影樓『全家福』的經驗,更希望有對攝影感興趣的年輕人能接手這間有如此悠久歷史的照相館,結合網路科技,讓它能在唐人街繼續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