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這個星期宣佈取消大學入學SAT考試以及論文寫作部份,消息傳出後在華人家長之間投下震撼彈,認為給孩子準備的一切都白費了。新法教育學院華裔巿場業務總監何怡平表示,家長不要放棄孩子該有的成績標準,也須要求孩子在寫作上有足夠的表達能力以及該有的經歷,「家長千萬不要有錯誤的觀念,認為自己孩子不需要有成績和寫作。」
何怡平指出,現在申請大學非常激烈,「在大學來講,特別是好的大學如哈佛、史丹福等名校,競爭更是激烈。站在校方的審核立場,它一定會有個標準,來審查申請學生的成績,和學生的『個人特質』。」他強調,好的大學更看重「個人特質」,在大學漸漸減少以SAT 為標準時,「個人特質」更為重要。
何怡平表示,大學理事會說不用考SAT 和 ACT,或者用單項科目成績(通常以英文、數學、選一科目為主要),但是有了SAT 這些成績,仍然是強而有力的說服力,可以讓收申請的大學信賴。他舉例指出,兩個水平差不多的學生,去申請同樣的大學,一個有成績,一個沒有任何成績,「你說大學會優先選誰?」而目前審核的標準是SAT,這個標準就不要輕易放棄,因為申請大學仍然用得到。
他指出,「個人特質」就是表現在寫作上。如果將學生的課外活動、人生經驗、社會服務,是否有為社區付出、對公眾有貢獻,有愛心、有關懷、有長時間作義工,作為寫作的素材,就是優勢。「去年就有學生成績中等,但作了很多課外的社區服務,貢獻社區,就被好大學錄取;而成績好的學生,課外經歷乏善可陳,反而沒被好的大學錄取。」
何怡平表示,之前公立大學錄取新生,成績佔80%,現在成績降下來到60%或更低,一些私立大學校甚至把「人格特質」的比重標準高於學業成績,「大學會看學生作了什麼事,如課外活動、性向、特別的經歷和貢獻,在學生的寫作中呈現出來,給大學審核官印象深刻,加大錄取機會。」
「美國大學要的是下一個祖克柏格(臉書創辦人)、下一個陳士駿(YouTube)創辦人,下一個領袖人物,下一個創新人才,它不要一個只會唸書的讀書蟲。」他指出,要是沒有SAT成績和顯示個人特質的寫作,申請大學時就只能到達一定的高度,好的大學就沒有希望了。本報記者王慶偉山景城報道
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這個星期宣佈取消大學入學SAT考試以及論文寫作部份,消息傳出後在華人家長之間投下震撼彈,認為給孩子準備的一切都白費了。新法教育學院華裔巿場業務總監何怡平表示,家長不要放棄孩子該有的成績標準,也須要求孩子在寫作上有足夠的表達能力以及該有的經歷,「家長千萬不要有錯誤的觀念,認為自己孩子不需要有成績和寫作。」 何怡平指出,現在申請大學非常激烈,「在大學來講,特別是好的大學如哈佛、史丹福等名校,競爭更是激烈。站在校方的審核立場,它一定會有個標準,來審查申請學生的成績,和學生的『個人特質』。」他強調,好的大學更看重「個人特質」,在大學漸漸減少以SAT 為標準時,「個人特質」更為重要。 何怡平表示,大學理事會說不用考SAT 和 ACT,或者用單項科目成績(通常以英文、數學、選一科目為主要),但是有了SAT 這些成績,仍然是強而有力的說服力,可以讓收申請的大學信賴。他舉例指出,兩個水平差不多的學生,去申請同樣的大學,一個有成績,一個沒有任何成績,「你說大學會優先選誰?」而目前審核的標準是SAT,這個標準就不要輕易放棄,因為申請大學仍然用得到。 他指出,「個人特質」就是表現在寫作上。如果將學生的課外活動、人生經驗、社會服務,是否有為社區付出、對公眾有貢獻,有愛心、有關懷、有長時間作義工,作為寫作的素材,就是優勢。「去年就有學生成績中等,但作了很多課外的社區服務,貢獻社區,就被好大學錄取;而成績好的學生,課外經歷乏善可陳,反而沒被好的大學錄取。」 何怡平表示,之前公立大學錄取新生,成績佔80%,現在成績降下來到60%或更低,一些私立大學校甚至把「人格特質」的比重標準高於學業成績,「大學會看學生作了什麼事,如課外活動、性向、特別的經歷和貢獻,在學生的寫作中呈現出來,給大學審核官印象深刻,加大錄取機會。」 「美國大學要的是下一個祖克柏格(臉書創辦人)、下一個陳士駿(YouTube)創辦人,下一個領袖人物,下一個創新人才,它不要一個只會唸書的讀書蟲。」他指出,要是沒有SAT成績和顯示個人特質的寫作,申請大學時就只能到達一定的高度,好的大學就沒有希望了。本報記者王慶偉山景城報道

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這個星期宣佈取消大學入學SAT考試以及論文寫作部份,消息傳出後在華人家長之間投下震撼彈,認為給孩子準備的一切都白費了。新法教育學院華裔巿場業務總監何怡平表示,家長不要放棄孩子該有的成績標準,也須要求孩子在寫作上有足夠的表達能力以及該有的經歷,「家長千萬不要有錯誤的觀念,認為自己孩子不需要有成績和寫作。」

何怡平指出,現在申請大學非常激烈,「在大學來講,特別是好的大學如哈佛、史丹福等名校,競爭更是激烈。站在校方的審核立場,它一定會有個標準,來審查申請學生的成績,和學生的『個人特質』。」他強調,好的大學更看重「個人特質」,在大學漸漸減少以SAT 為標準時,「個人特質」更為重要。

何怡平表示,大學理事會說不用考SAT 和 ACT,或者用單項科目成績(通常以英文、數學、選一科目為主要),但是有了SAT 這些成績,仍然是強而有力的說服力,可以讓收申請的大學信賴。他舉例指出,兩個水平差不多的學生,去申請同樣的大學,一個有成績,一個沒有任何成績,「你說大學會優先選誰?」而目前審核的標準是SAT,這個標準就不要輕易放棄,因為申請大學仍然用得到。

他指出,「個人特質」就是表現在寫作上。如果將學生的課外活動、人生經驗、社會服務,是否有為社區付出、對公眾有貢獻,有愛心、有關懷、有長時間作義工,作為寫作的素材,就是優勢。「去年就有學生成績中等,但作了很多課外的社區服務,貢獻社區,就被好大學錄取;而成績好的學生,課外經歷乏善可陳,反而沒被好的大學錄取。」

何怡平表示,之前公立大學錄取新生,成績佔80%,現在成績降下來到60%或更低,一些私立大學校甚至把「人格特質」的比重標準高於學業成績,「大學會看學生作了什麼事,如課外活動、性向、特別的經歷和貢獻,在學生的寫作中呈現出來,給大學審核官印象深刻,加大錄取機會。」

「美國大學要的是下一個祖克柏格(臉書創辦人)、下一個陳士駿(YouTube)創辦人,下一個領袖人物,下一個創新人才,它不要一個只會唸書的讀書蟲。」他指出,要是沒有SAT成績和顯示個人特質的寫作,申請大學時就只能到達一定的高度,好的大學就沒有希望了。(本報記者王慶偉山景城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