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暴力,沒有混亂,街頭巷尾也沒有充滿狂歡或復仇的氣氛。

據《東灣時報》報道,就在拜登總統矢言「結束這場不文明的戰爭」,柏克萊的女兒賀錦麗成為副總統,打破性別和種族障礙的那天,灣區大部分地方皆靜悄悄迎接這個時刻,並希望在特朗普執政四年後能產生真正的文化變革。

沃德(Amelia Ashley Ward)表示:「今天是重見天日的第一天。」她創辦的非裔社區報紙於2003年在賀錦麗競選三藩市地檢官時,搶先給予支持。

如同許多美國人,沃德周三早上獨自觀看電視轉播的就職典禮。

疫情仍舊如火如荼,死亡人數繼續激增,民主黨政府的慶祝活動主要以Zoom會議、電話、簡訊和靜默反思進行。

在核桃溪(Walnut Creek),四年前參與反特朗普大遊行的女子,在美國國歌奏起時一起站在客廳中。柏克萊的慢跑者在班克羅夫特大道(Bancroft Way)的賀錦麗童年時期住所前自拍。

在屋崙大湖劇院(Grand Lake Theatre)的著名大門罩上,劇院所有人已經連續四年張貼反特朗普的訊息,周三安裝新的刻字寫著:「再見…我們們的民族噩夢已經過去。」

現年56歲的賀錦麗出生於屋崙凱薩醫院,該院的護士集體圍在一台電腦旁觀看電視直播的就職典禮,一名醫療助手停下來隨著布魯克斯(Garth Brooks)哼著《奇異恩典》歌曲。

在分裂、反抗和暴力圍困聯邦國會大廈後,進一步的麻煩沒有發生,令灣區和整個美國大部分地區都鬆了一口氣。

康特拉科斯達(Contra Costa)婦女大遊行的六名組織者,周三舉行了虛擬派對。

其中一位組織者班內森(Heidi Benenson)表示:「我幾乎從頭哭到尾,尤其是聽到有40萬人死於新冠病毒。」她聲稱,現在重新恢復了信任感,拜登和賀錦麗均是不錯的人,兩人堅信團結並會做對國家最有益的事情。

在沙加緬度,數十名警察和國民警衛隊士兵駐守州議會大廈,但沒有發生衝突。大約50名穿著黑色衣服的抗議者手持「廢除移民局」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旗幟聚集在那裡,並在離開前釋放了幾個紫色煙罐。一位特朗普支持者指責社交媒體壓制異議者,導致現場寥落無人。他說:「我不在乎沒有人來,還是要來表達我的意見。」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