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華裔市參事余鼎昂卸任接受星島專訪,鼓勵華人勇於發聲。記者徐明月截屏
三藩市華裔市參事余鼎昂卸任接受星島專訪,鼓勵華人勇於發聲。記者徐明月截屏
市參事會1月5日會議上表揚卸任市參事余鼎昂(上排左二)及李麗嫦(上排左一)。
市參事會1月5日會議上表揚卸任市參事余鼎昂(上排左二)及李麗嫦(上排左一)。

(本報記者徐明月三藩市報道)

疫情期間三藩市市參事會均是遠程召開,但兩周前參加最後一次市參事會議的前主席余鼎昂(Norman Yee),特別選擇在市府的參事會大廳中與同事們視訊。會議一結束走出大廳,同事們便從各自的辦公室趕來,用掌聲感謝和歡送這位任職八年、擔任兩年主席的第七區華裔市參事。

余鼎昂接受星島專訪時坦言:「我對自己的政治生涯還是感到非常滿意的,我會懷念那種有機會可以創造新事務的權力。」「我本不是政客。」余鼎昂如此形容其從政生涯,「我是教育行業的工作者,所以對於政治上的紛爭一點都不感興趣,我只想解決問題。」

余鼎昂表示,三藩市的政治氛圍與美國其他大城市不同,在本市屬於溫和派的政客在全國其他地方就是自由派,三藩市是一個進步的城市,事事都要爭先,所以就催生出很多非常有個性和前衛思想的政客,大家一起工作時,有時會立場不一,態度鮮明,將大家黏合在一起專注於問題本身是件不容易的事。

卸任之言:我滿足我所做

市參事會主席就是一個需要與各方配合的角色,余鼎昂任職時以務實的做事風格廣獲同事的認可,余鼎昂說,擔任主席的目標就是希望將市參事會的工作氛圍從過於私人的政治立場轉變成為解決問題而合作,「現在卸任我想說,我滿足於我所做的。」

余鼎昂獲得柏克萊加大土木工程學士學位及三藩市州立大學教育學碩士學位,在華埠護兒中心擔任行政主任18年,推動創辦全國首個中文沉浸式教學的公校尤方玉屏學校,2004年他競選三藩市教育委員成功,2008年連任,並任教委會主席。

余鼎昂從未統計曾出台過多少立法,他最在意的就是早教和長者權益,感到最有滿足感的政績也是來自這兩個領域。

他認為三藩市有全美最好的早教系統,他有著45年的早教背景,在任時力求延續這些優勢,疫情期間特別使用釋放先前F提案因訴訟停滯的資金,撥款2500萬元用於支援早教行業。

一次與安老資助處主任鍾月娟的閒談,得知三藩市的低收入長者根本無法負擔市內的可負擔房屋,他感到驚訝,後來提出立法「長者房屋補貼」,讓長者可負擔屋的租金從區域中位收入的50%,降為15%或25%,以便更多低收入長者符合資格。該計劃將在未來五年提供500萬元的資金補助,為多個項目撥款,降低長者房屋租金。

出生成長在華埠感情至深

三藩市有過多位華裔市參事,但余鼎昂2012年入職市參事時,卻是史上首位出生在三藩市內的華裔市參事。

不僅如此,他還是出生在華埠、並在此成長到青年時期的市參事,之後雖然搬到市內其他地區,仍繼續在華埠工作,可謂人生的前半段都是在華埠,所以他對這裡的感情至深。

現在華埠面臨挑戰,特別是疫情以來遊客減少導致小商業發展遇阻,許多華人也對市政府頗有微詞,認為沒有提供足夠的資金援助。余鼎昂對此表示非常理解,在私下裡接到華人的電話求助時都盡力去回應。

「自從白蘭去世,華埠或者華人社區似乎就缺少了一個強有力的代表聲音。」余鼎昂表示以前一有事情,白蘭會牽頭帶領大家去抗爭,但現在華人社區似乎沒有這樣統一的領導,聲音有所削弱。

伴隨著華裔民選官員、華裔委員以及華裔市政府首長等職位的減少,華人社區看到政治力量受到影響。

華人該如何變得強大?余鼎昂表示應該改變依賴社區領袖的習慣和想法,要自己勇敢發聲。他舉例如果想要資金撥款,就要先搜集數據和事實,證明某一方面確實需要援助,然後積極遊說向市府發聲。

私下聯絡政客希望被代表的方式可行,但見效未必直接,「我鼓勵華人要學會自己代表自己,有想法自己講出來。」

白宮倘需早教官員也樂意

談到卸任後的規劃,余鼎昂表示仍未做決定,已有幾個方向,如再工作的話他會有興趣重回早教行業,更說「如果白宮早教行業的官員,我倒也樂意。」

是否再參選更高一級公職,余鼎昂表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如州級官員,但他坦言年紀已長,需要考慮身體能否適應日常往返於州府和三藩市的舟車勞頓,屆時會與家人商議。

新一屆總統即將上任,副總統賀錦麗是灣區出身,余鼎昂認為如果賀錦麗能獲得更多的權力,相信會將三藩市的價值觀帶入白宮,影響全國。

余鼎昂透露目前也在準備出書,具體的內容仍待定,但預估是圍繞自己的政治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