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建武在東華醫院拿著輪候牌,等待「雙陰」檢測。         記者黃偉江攝
高建武在東華醫院拿著輪候牌,等待「雙陰」檢測。 記者黃偉江攝
高母 (中)出席高建武(左)的畫展,右為高建武繪畫啟蒙老師周傳青。                           高建武提供
高母 (中)出席高建武(左)的畫展,右為高建武繪畫啟蒙老師周傳青。 高建武提供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本報昨天(16日)報道的74歲畫家高建武疫情返鄉,探望母親重病留醫的經歷,引出不少唏噓和共鳴。同在昨天,高建武在友人的幫助下,折騰了2個小時左右,總算把剛收到的「雙陰」檢測報告和資料成功上傳到微信小程式「防疫健康碼國際版」,但到本報晚上截稿時,還未獲得綠色「健康碼」,而他歸家航班的起飛時間是今天(17日)上午10:50。他留言給記者說「現在完全不知道怎麼辦?我現在非常難受。」

昨天上午10:00,高建武因順利獲得東華醫院發來陰性「雙陰」檢測報告的喜悅,已經被遲遲不到的得綠色「健康碼」引發的焦慮和不安所代替。他說,購票時聯合航空表示,若受「健康碼」影響,允許機票延後一、兩次。但是,「我可以等,母親能等嗎?」

高建武分享10多年前母親和他的繪畫啟蒙老師周傳青,出席他在上海大學美術學院舉辦個人畫展、以及出席他策劃的《定格瞬間》–海外華人眼裡的海納百川大上海畫展,一切歷歷在目;他當年發動救助中國「象人」慈善項目,往返中美兩地數十趟。如今,一場世紀瘟疫,恐怕要隔斷他的歸途。

大疫當前,人們的正常生活被徹底改變,事實上已經淪為一場人道主義危機。美中「斷航」,早已讓「子欲養而其親不待」的悲劇在疫情下一再上演。

「線上追悼會」

去年4月,美中航班全面停飛,曉琪(化名)只好打消了回國的念頭,兩周後獲悉父親中風入院,病情急轉直下,一周後醫院發出病危通知。當時一票難求,身為長女的她與丈夫只有乾著急,卻束手無策,國內家人也只能通過微信安慰。結果,「92歲的父親帶著遺憾辭世,我們靠螢幕,憑弔父親。」因為中美時差,凌晨零時,曉琪帶淚觀看了家人現場發來父親葬禮的視頻。

「這讓我終生遺憾」

馮先生在灣區一家知名酒家任經理,原計劃去年暑假與家人帶上父親乘坐盼望已久的郵輪去東南亞。他父親身患糖尿病、心臟病等多種病,12月病發入院治療,情況嚴重。由於他是美籍華人,簽證加上在中國強行隔離14天的政策,讓他無法在父親彌留之際床前盡孝。馮先生說,「這讓我終生遺憾,如今,回國的計劃也變得遙遙無期了。」

「錢沒了再賺 盡孝不能等」

去年8月,寶萍(化名)辭職後,花3000多元買了張回中國的單程機票,在隔離酒店,她每天都在祈禱在醫院ICU的母親要堅強。14天已到,她帶著行李箱,第一時間直奔醫院,在母親嚥氣前趕到病榻前。「錢沒了可以再賺,但盡孝不能等。」寶萍如今還滯留在臺山,不僅因為美國疫情嚴峻,關鍵是她看不到未來,已經萌生了放棄綠卡的想法,想趁著還年輕回國打拼。

「給外甥買的球鞋還合穿嗎?」

徐太太特別寵愛珠海讀小學的外甥,老早就答應要買一對耐克.喬丹限量版的籃球鞋送給他。去年黑色星期五搶購到當年的猩紅色爆款,沒想到受疫情拖延至今仍無法出行。「男孩長的快,不知等能回去的時候,鞋還合穿嗎?」

74歲的高建武是一個有經歷、有想法的人,歲月削不去他的棱角,雖然他在辦理「雙陰」檢測和申報綠色「健康碼」過程中有諸多不滿,卻一再吩咐記者,千萬不要在報道上暴露他的具體意見,「我擔心惹怒了對方,就更回不去了。」

當天晚上8:00,忐忑不安的高建武第4次登陸微信小程式「防疫健康碼國際版」,他希望再次上傳檢測結果報告、申報綠色「健康碼」,能多一次機會。此時,離他辦理登機手續還剩11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