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長假期,永興餅家的顧客寥寥無幾。                   記者黃偉江攝
節日長假期,永興餅家的顧客寥寥無幾。 記者黃偉江攝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節假日帶來了歡樂,也帶來了最嚴重的「紫色」疫情等級。昨天,華埠遊客人數驟減,餐廳門前共享空間在中午旺市時座無虛席的情景已經不再出現。

乾尼街(Kearny)洪記麵家店員表示,主要客源包括金融區寫字樓的白領和來華埠的遊客。受長假期和疫情加重兩方面影響,生意突然萎縮,特別是外賣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她們擔心萬一疫情繼續加重,連共享空間都不保。

士德頓街的永興餅屋,遵從政府要求,暫停了室內進餐,所有椅子重新疊到桌子上,似乎又回復到漫長的「打烊」狀態。老闆陳永興說,士德頓街的永興餅屋因為門前是紅線、百老匯街的嘉賓閣因為沿路車速太快、米慎街的另外一家餅店因為屬於三藩市嚴重的疫區中心,都無法申請「共享空間」,唯有靠外賣來艱難度日。他說,如今,灣區再次被疫情淪陷,不知道同行還能撐多久?

華盛頓街新杏香關老闆一直關注著疫情下的新動向,不時打電話詢問在街口派發傳單的員工「遊客多嗎?」店員阿怡表示,受疫情影響,連日來遊客的數量很飄忽,周五晚上客人突然暴增,周六就寥寥無幾。

華埠有些餐館的「共享空間」索性鎖上大門,老闆表示,關門只需白繳租金,開業還要倒貼人工和運營費用。

環宇旅遊的蔡老闆獨自一人上班,隔著足夠遠的社交距離,向顧客同步報機票價。

看來,「共享空間」雖受歡迎,但寒冬已經降臨,疫情加劇,如何守下去?確實需要政府、社區、業界齊心協力,才能共度時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