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斯阿多斯(Los Altos)巿議會投票取消高中的校園資源警官(SRO:School Resource Officer)計劃。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批評SRO效率低下,並給黑人和少數族裔學生造成不必要的壓力。今年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殺害引起抗議事件後,洛巿議會回應學校、教職員、學生的反應,決定將這個職位撤出校園。

巿議會接受今年夏季組成的工作組建議,以重新評估該巿學校的資源警官計劃和公民投訴程序。灣區其它城巿和校區同時也在重新評估校園警察的角色及作用,並研究警察對學校環境中年輕人的影響。

洛斯阿多斯高中緊隨屋崙、三藩巿、聖拉斐和聖馬刁學校的腳步,它們也已採取步驟增加對黑人和少數族裔學生的心理健康支持,並引入了新的恢復性司法計劃和做法。洛斯阿多斯巿長佩珀(Jan Pepper)表示,她堅信洛斯阿多斯必須加入其它社區。

佩珀說,她不認為資源警官是理所常然的,這個計劃不應再繼續下去。她所聽到的證詞非常有說服力,巿議會需要採取行動。洛斯阿多斯今年由9名成員組成的工作組,在幾個月內聽取了居民、警察及社區成員的證詞後,以7-2票通過巿議會將這沒有成效的計劃取消。

校園資源警官(SRO)計劃主旨在發生槍擊或犯罪活動時,將一名武裝警察留在學校。該市16所學校共用一名洛斯阿多斯警察,而巿議會的決定只會消除洛斯阿多斯高中(Los Altos High)一所學校的職位。

洛巿議會表示,希望在即將到來的學年開始之前制定一項新計劃,但是對於根據該工作組的建議罷免該官員的期限沒有最後期限。但由於擔心冠狀病毒傳播,學生們留在家中,現在在校園中擔任警官的角色已經不再重要。

工作組成員拉希德(Renee Rashid)表示,儘管巿議會聲明的計劃目標很明確,但沒有證據表明該目標可以實現。根據工作組調查的結果,校區更多依靠常規的巡邏警官而不是校園資源警官。

在2015年至2020年之間,從當地學校接到的475個警務電話中,學校資源警官的答復率為13%,其餘時間為普通警察。

拉希德還說,在正確的地點和正確的時間擁有資源警官的機會很小。工作組發現他們在洛斯阿多斯校區的存在「對學校安全沒有積極影響,有時會對學生感到安全產生不利影響。」本報記者王慶偉山景城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