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板街上雞鴨店門前裝滿家禽屍體、糞便的垃圾桶傾倒,血水橫流,惡臭滿天。記者黃偉江攝
都板街上雞鴨店門前裝滿家禽屍體、糞便的垃圾桶傾倒,血水橫流,惡臭滿天。記者黃偉江攝

若非親眼所見,很難想象到疫情下的華埠,竟然出現「肝腦塗地」,「血水橫流」,惡臭滿天,垃圾扔滿地、無家可歸者安營 寨的局面。

22日深夜,記者在華埠採訪,驚聞都板街瀰漫惡臭,走近發現街頭兩家雞鴨店門前裝滿雞鴨毛、內臟、糞便等的10個垃圾桶,其中一個傾倒在地,腐肉滿地,血水橫流。華埠商戶聯會會長邵旗謙表示,警方已經追查到是一名流浪者所為。

若這只是不常發生的個案,那垃圾扔滿地、無家可歸者在華埠安營 寨等問題死灰復燃,就令準備重啟經濟的華埠蒙上了灰霾。Be Chinatown董事陳展明在23日的記者會上當著市參事佩斯金等人質疑:無家可歸者的問題都解決不了,華埠重振經濟從何談起?陳永興也痛陳起餅家多次遭受賊人光顧,鋸開商鋪鐵鎖、砸爛玻璃櫥窗。

新杏香關老闆比喻他們與無家可歸者的關係是和睦共存,就像如今的瘟疫一樣。因此,他對深夜在店門前共享空間卡座上「安家」的流浪者「妥協」,但求互不干涉,早上就安排員工對店前路面和共享空間進行清潔和消毒處理。「因為,我不想店鋪門窗經常被人砸爛,這就得不償失了。惹不起,躲得起。」

聯合維和團負責人雷千紅在記者會上提到,他們一直與塗鴉者競賽,但人手有限,總是追不上對方的速度,今晚剛剛清理完,明天早上就發現被覆蓋了。最為誇張的是,他們一面清理塗鴉,塗鴉者竟然當面再噴塗上去,被他們喝止才逃離現場。

邵旗謙表示,下週一將與回收公司協商,希望他們不要拖延回收垃圾的時間,避免遭流浪者的破壞,解決垃圾滿街問題。他認為,絕不能輕視這些問題,否則,華埠經濟重啟無從談起。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