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日本城的餐館和店舖深具特色。資料圖片
三藩市日本城的餐館和店舖深具特色。資料圖片

新冠疫情加上居家避疫令,造成三藩市日本城購物中心在4月至6月關閉,所有店家都沒有也無力支付租金。

然而在9月下旬,Japan Center East和West購物中心的租戶突然收到一封信,要求立即支付所有欠租和未付的公共區域維護(CAM)費用,涵蓋從購物中心關閉後到現在大約三個月的期間。

例如,當中一家餐館Takara欠了大約6萬元租金和維護費,直到6月中旬才恢復外賣服務,東主特納(Lena Turner)表示,如果沒有大幅勾銷欠款,幾乎肯定會被迫關門。

亞太法律服務中心的律師松田(Diane Matsuda)表示,眼下正與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的Allan Low(音譯:羅艾倫)一起,代表大約40家日本城店家與房東進行談判。她指出,該購物中心由三棟建築物組成,所有餐館和商店皆面對被迫停業的危險。如果發生大量店家撤離,日本城可能將名存實亡。

日本城的大多數商家皆位於購物中心內,兩位大房東分別為擁有Kinokuniya建築物的Kinokuniya公司,以及擁有Japan Center East和West建築物的3D Investments,後者是位於南加州比華利山莊的開發商。

據羅艾倫和松田說,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兩位房東均繼續向店家收取全額租金和CAM費,當三藩市禁止商業房東引用拖欠租金為由驅逐租戶的命令於11月30日到期時,情況將變得十分危急。

3D Investments LLC的代表拒絕發表評論,僅指出:「我們是一家私營公司,不與媒體討論我們的物業或租戶。」

松田認為,房東欺負租戶,利用其中許多人的母語不是英語的弱點,可能出於恐懼而無法反擊,可是這最後將導致日本城的文化遺產受到威脅。

松田表示,如果與日本中心房東的談判沒有取得成果,仍然存在某種形式的立法補救措施。她與羅艾倫近來積極與三藩市參事佩斯金(Aaron Peskin)和潘正義(Dean Preston)討論提出法案的可能性,法案將允許小商業進一步推遲支付租金,並可能為終止租約提供一些解決途徑。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