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體免疫在人口眾多地區不可行,圖為一對母女接受口腔拭子測試。美聯社
群體免疫在人口眾多地區不可行,圖為一對母女接受口腔拭子測試。美聯社

當美國面對疫情的衝擊時,群體免疫是一個誘人的概念,有人認為,為什麼不讓病毒不受約束地在人群中傳播,只要保護好弱勢社群,那麼當足夠的人受感染後,病毒就無法再傳播,疫情自然就得到控制了。

但灣區公共衛生專家表示,群體免疫是一個危險的目標,將會在全國範圍內造成成千上萬人的死亡,其中以有色人種尤甚,如果沒有疫苗,群體免疫對新冠病毒是無效的 。

《三藩市紀事報》報道,幾乎大部分傳染病學著或公共衛生專家認為,由人們之間互相感染、而不是通過疫苗接種的自然群體免疫不可能是一個合理的做法,不過出於對經濟的沮喪,或者認為美國抗擊疫情失敗,很多人還是質疑專家的看法。

柏克萊加大(UC Berkeley)傳染病專家賴利(Lee Riley)表示:「通過自然全體免疫需要很多年的時間,而實現這目標會帶來負面效果,很多人會因此而死,所以這樣做是不道德的。」

瑞典就是一個例子:該國官員雖然說目標不是群體免疫,但從來沒有停工和隔離,官員說計劃讓病毒在健康人群中傳播,同時保護弱勢人群和經濟。結果,瑞典是歐洲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國家,經濟同樣受到巨大衝擊,而且目前受感染人口不足10%,遠未達到群體免疫水平。

三藩市加大傳染病醫生甘地(Monica Gandhi)表示,理解人們對經濟、孩子教育和心理健康的擔心,但「我們之所以不(像瑞典)那樣做,是為了避免死亡人數激增,我們會盡力降低重症率,並且保護弱勢群體。」

很多人都明白群體免疫的概念:當足夠多人被病毒感染後,從而對病毒免疫,進而促使病毒無法再人傳人,當病毒找不到足夠的人來感染時,最終就會消失。

疫苗接種可以加快群體免疫的過程,並讓其更穩固。例如麻疹需要90%的人群產生免疫力從而導致群體免疫,如果沒有疫苗,目標將難以達到,也難以維持的。在美國,已經有足夠的人接種了麻疹疫苗,因此實現了群體免疫,除非由外國帶入病毒並影響無接種疫苗的人群,否則美國國內的麻疹病毒已經無法自由傳播了。

在一些小社區,例如宗教團體或監獄,有可能發生自然群體免疫,例如在聖昆汀州立監獄,三分之二的囚犯在新冠病毒測試中呈陽性,這樣就可能達到群體免疫,另外的三分之一人群可能會受到保護,因為那些被感染的人群可能產生免疫力,從而減緩了傳播。

但在加州這種人口眾多的地區,群體免疫目標非常難達到,因為這需要幾年時間才會讓足夠多的人感染,須知在1918年的流感疫情,花了三年時間才達成群體免疫並終止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