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崙市長薛麗比(左一)、阿拉美達縣縣參事陳煥瑛(右一)等於7月初共同宣布,在果谷區兩個社區診所新增新冠病毒檢測站。取自薛麗比推特
屋崙市長薛麗比(左一)、阿拉美達縣縣參事陳煥瑛(右一)等於7月初共同宣布,在果谷區兩個社區診所新增新冠病毒檢測站。取自薛麗比推特
三藩市灣區COVID-19
疫情一覽(至8月9日)
三藩市灣區COVID-19 疫情一覽(至8月9日)

73歲的墨西哥移民羅納居住在屋崙果谷區(Fruitvale),他知道這裡是灣區最嚴重的新冠疫情中心之一。但因為他從事的屬於必需的工作,每天坐捷運到三藩市,在一個小型建築隊中裝修房,收工後,他回到與侄子一家同住的三房公寓。這裡一共住了7個人,其中5人要外出工作,即使在家中,每個人都戴著口罩。

儘管小心翼翼,但羅納在7月底還是被驗出新冠病毒陽性,他的幾名工友也得到相同結果。

郵政編碼94601的果谷區,現在有超過1300個感染病例,感染率高於灣區疫情最嚴重的阿拉美達縣平均水平。

該郵政編碼是也是當地最窮的社區之一,聯繫緊密的社區人口中拉美裔佔了一半,人口總數佔阿縣3%,但受感染病例就佔全縣病例的11%。當地每1萬名居民就有256人感染,幾乎是該縣總發病率的4倍。

《灣區新聞集團》對大部分是拉美裔人士的採訪中,當地的居民、商家、民選官員和衛生專家都表示,果谷區受到疫情的嚴重打擊,新冠病毒正在摧毀當地商業,令冷清的街道顯得不那麼安全,對當地居民的生活投下重重的陰影。

每天早上,當地社區診所La Clinica de la Raza的工作人員會在果谷區捷運站旁邊的一個停車場設立測試點,在做測試的同時,聽到一個個故事:一部小麵包車內坐著一家七、八口人,他們擔心被感染而齊來測試;一名前來的醫療員工邊測試邊落淚,擔心在工作中被感染;建築工人需要陽性證明,這樣他的老闆才會幫他付屋租;一個女人生氣地說,「如果不能提供隔離,那測試有什麼意義呢?」

La Clinica每天測試150人,平均45人呈陽性,即感染率是30%,是縣平均水平的6倍。

距離La Clinica幾個街區的「Native American Health Center」首席運營官加勒特(Greg Garrett)說,他的拉美裔患者中,13%呈陽性,隨後是亞裔的2.3%,他說他的員工都感受到壓力和恐懼。

對於馬丁內斯(Abigail Martinez)來說,恐懼是真實的。她在區內的國際大道上開女裝店,最近幾周只開門營業3天,因為空蕩盪的街道讓人不再覺得安全,而且也沒有一個客人到來。

她說:「有時我甚至不夠食物。」雖然鋪面獲房東減租,但她仍難以支付1250元的月租金,她已經無法交汽車保險,但依然要為無法駕駛的汽車還貸。

選區包含果谷區的屋崙前市議員戴峰廷(Ignacio de la Fuente)說:「我向你保證,這裡兩、三成的商業已經結束營業,而且大多數企業都難以為繼。」他感嘆:「這真是一場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