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經濟熾熱,但貧富懸殊情況更趨嚴重。資料圖片
灣區經濟熾熱,但貧富懸殊情況更趨嚴重。資料圖片

灣區是全國最熾熱經濟地區之一,幫助推高區內薪酬,卻不是每一階層皆能受惠︰低收入家庭本來就最受不斷飆升的住屋成本打擊,收入增長幅度也最低。
《聖荷西信使報》引述美國人口普查局資料顯示,在灣區九縣和聖他告魯茲縣(Santa Cruz County)最貧困5%家庭收入,由2010至2018年增長29%,即每年平均增加21,600元。相對之下,最富裕5%家庭同期收入卻大增48%,每年平均收入達37萬5200元。
區內貧富懸殊持續擴大。2010年,最富裕5%家庭平均年收入,是最貧困5%家庭年收入的26倍,到2018年更拉開至30倍。
為何灣區貧富懸殊這麼大?聖他告魯茲加大聖他告魯茲社會轉型研究所主任兼社會學教授班拿(Chris Benner)指出,主要原因是最富裕和最貧困工人受僱於有著不同增長機會的非常差異勞動市場。
科技業的高薪者為全球市場裡賺取豐厚利潤的公司工作,那些公司皆嘗試從一批有相當罕有技能的工人當中聘請,所以競爭相當高。而且那些工人更可能獲得公司花紅或從投資股票市場獲派股息,進一步推高他們的家庭入息。
班拿說︰「科技公司可以負擔付更多薪水,(甚至)失業率低時,他們仍可付更多。在低技能市場裡有著不一樣的狀況。」
例如零售業、教育界或服務業的工人,由於他們所工作的公司賺取盈利僅單位數增長,所以這些界別的工人只能有輕微加薪。
雖然灣區各行各業的收入增長跑贏加州其他地方以至全國平均數,但即便在灣區內,薪酬也不是平均增加。
以阿拉美達縣為例,處於收入最低層5%的11萬5100戶家庭,平均年收入僅2萬元,但自2010年至今增幅達42%,成為灣區九縣最貧困家庭中收入增長最快的地方。
史丹福貧困及不平等中心研究員費雪(Jonathan Fisher)表示,鑑於灣區住屋成本高,那些收入增長對處於收入最低層的家庭而言幫助不大,「這仍是一個艱難情況的一線希望,只是難以克服罷了,甚至高薪亦如是」。
租屋網站RentCafe資料顯示,阿拉美達縣每月屋租中位數為2,970元。換句話說,即便那些貧困家庭不吃不喝、不用付車貸、汽油或水電煤費用,他們薪水亦只足夠負擔七個月屋租。
但在對岸的三藩市,最富裕5%家庭的年收入急增67%,冠絕灣區任何一縣,現在每年平均收入高達45萬3900元。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