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嘴論政,左起:何仁、梁建鋒、汪倫。本報記者攝
三名嘴論政,左起:何仁、梁建鋒、汪倫。本報記者攝

中華總會館總董黃楚文發言。本報記者攝
中華總會館總董黃楚文發言。本報記者攝

觀眾踴躍發言。本報記者攝
觀眾踴躍發言。本報記者攝

三百人前來參加時事茶座,座無虛設。本報記者攝
三百人前來參加時事茶座,座無虛設。本報記者攝

《星島日報》及星島中文電台主辦「暴未止,亂還在。港人真能治港嗎?」時事茶座,19日在明苑酒家舉行,主講嘉賓《星島日報》美西社長兼總編輯梁建鋒、著名節目主持人汪倫以及知名時事評論家何仁,討論當下香港問題。共300名來賓到場聽講並品用茶點,提問環節與三位嘉賓討論好不熱鬧。
中華總會館總董黃楚文、三邑總會館主席張冠榮、行安堂主席麥永康及黃氏宗親總會評議長黃宏昶等多位關心香港局勢的僑領出席茶會。
嘉賓圍繞著兩大主題進行討論:「香港亂了四個月,究竟為甚麼會亂成這樣?」以及「究竟香港可能的出路是怎樣?解決方案又會是怎麼樣?」
首先針對香港為甚麼會變成這樣。何仁表示這是管治香港的精英團隊出了問題,他說:「管理講究德志兼備,我認為香港精英團隊『智』絕對夠,但無德。他們因為香港大部分人都不喜歡共產黨,他們便害怕被說不夠所謂的『自由民主』,所以他們便選擇了軟弱,姑息現在發生的動亂。就連老師都讚成學生衝鋒陷陣,與警察鬥爭。」
汪倫表示贊同,並對教育問題進行了補充,他說:「我是經歷過文革的人,當初被紅衛兵拿到抵著胸口抄家歷歷在目。現在的暴亂分子和當初的紅衛兵幾乎一模一樣。年輕人變成這樣,課本要負責任,由英國統治時期遺留下來的教材讓香港人對中國沒有足夠的親近感,讓反動的聲音越來越大。在香港大家都在喊支持民主的口號,但是民主自由得到的程度越大,背負的責任就越重。只有民主訴求,但沒有民主的素質就不行。」
美國國會眾議院日前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被指干預中國內政。梁建鋒說:「美國人都認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組織,只要反對共產黨那一定就是正義的,他們這個想法牢不可破。所以他們會支持香港來證明他們『中國邪惡論』觀點。所以美國也不是大家所說的那麼民主公正,一樣會有片面。」
梁建鋒隨後拋出問題道,動亂主力們的最終目標究竟想要甚麼呢?汪倫表示人對現有社會的有異議是一種本性,他舉例:「香港人一直對住屋困難問題頗有成見,但當初董建華提出每年建八萬五套房屋時為何當時大地產商們不同意呢?起又有異議不起又有異議,就是本性。」
然後有觀眾提出問題,最近智利、英國等都發生了示威反抗,為什麼相對發達的經濟體制會出現這種問題呢?梁建鋒幽默地回答:「以前『港式』就是好東西的代名詞,現在甚至『港式』暴動都是世界聞名了。但世界其他地方模仿的效果當然比較差,因為其他政府沒有『港式』政府那樣子縱容和退讓。」
對於香港出路如何,何仁和汪倫都表示雖然教育、行政是大問題,但最大在於司法。梁建鋒表示贊同,「我也贊成要修改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叛國罪立法一定要立,這樣可以令政府有更多治理的工具。但有了法例到了法院也很難執行。現在法院不屬於特區政府,是屬於前朝殖民地遺留的司法勢力的。法官的任命掌握在大律師公會那小圈子的幾個人手上。選特首小圈子就有人說,這個小圈子就沒人提,而且是更小的前朝殖民地司法勢力圈子。所以我認為要根治香港司法問題,不止要修改基本法,把終審權收回,還要規定香港特區的法官必須要由中國籍的人士擔任。現在香港終審的法官甚至很多都不是香港人,是外國人,他們可以隨意按照他們的價值觀來判決,根本不顧中國國情以及國家安全,到時香港大動亂隨時就回自己祖國了。大家都說司法獨立,但獨立在別人的手裡怎麼可以呢?」
講到教育問題,汪倫和何仁都表示很難解決。何仁說:「因為香港的精英階層都想不出一個確切有效的辦法,難道要小學到大學的學生每天搭巴士上深圳上課嗎?」梁建鋒說:「我在殖民地時期做過老師。我們過得非常舒服,老師們被養得肥肥白白,怎麼會想反政府呢?又怎麼會教學生反政府呢?突然回歸前夕,開始教育改革,工作突然間多了很多報告要寫,老師們開始煩,怨氣多。那老師們發泄在哪裏呢?這些都是英國的陰謀。」
中華總會館總董黃楚文會上發言提及香港當下情況若在美國發生結果會如何。他認為香港警方可參考美國警察的執法。
最後,三位嘉賓都表示,要解決香港問題,特區政府需要一位強硬的特首,不能已受到抵抗就退縮,何仁總結:「中央政府的精英團隊現在是以一個很理智的方式處理這件事。有人說中央政府不瞭解香港情況,但是一個能管理十六億人口的政府,有可能不了解香港的情況嗎?這都是時機問題,如果香港暴徒無悔無改,時機一到,中國必然會出手。香港是中國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