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提案「造勢大會」昨日於華埠花園角舉行,參與的人士包括班尼奧夫、市參事佩斯金和金貞妍、華協中心行政主任方小龍等等。	記者羅雅元攝
C提案「造勢大會」昨日於華埠花園角舉行,參與的人士包括班尼奧夫、市參事佩斯金和金貞妍、華協中心行政主任方小龍等等。 記者羅雅元攝

班尼奧夫來到金門餅食公司,為參與大會的人士派送幸運簽語餅。	記者羅雅元攝
班尼奧夫來到金門餅食公司,為參與大會的人士派送幸運簽語餅。 記者羅雅元攝

(本報記者羅雅元三藩市報道)
雲端公司Salesforce創辦人兼總裁班尼奧夫(Marc Benioff)周日下午來到華埠花園角參與由華埠社區多個組織共同舉辦的造勢大會,力挺三藩市C提案,向大企業加稅集資解決無家可歸危機。
由於無家可歸問題和房屋危機對華埠的居民和街道造成惡劣影響,班尼奧夫、市參事佩斯金(Aaron Peskin)和金貞妍(Jane Kim)、華協中心行政主任方小龍,以及社區住客聯會、華埠散房家庭團結會及亞太議會等多個社區組織代表,與百多名華埠居民聯合呼籲,三藩市選民在11月選舉為C提案投下支持票。
班尼奧夫指,三藩市有7,500名無家者、1,200個無家家庭,這是不能接受的,「解決無家可歸問題是我們所有人的責任,這就是為甚麼Salesforce支持C提案的原因。」
各團體在會前發表的聲明稱,「C提案只會向三藩市年收入超過五千萬的大企業徵稅,而這些大企業不久前已獲得特朗普14%減稅。C提案是一個十分周全的方案,由社區監管資金去向,當中詳細列明資金的使用及成效。現時三藩市只使用了總資金的3%來解決無家可歸問題。根據在2016年的預算審計,三藩市無家可歸部門了解到若想要真正有效解決問題,三藩市需要更多相關的資源。」方小龍、佩斯金和金貞妍在大會上發言時,紛紛感謝班尼奧夫對C提案的支持及其向C提案競選陣營捐贈的200萬元。
在花園角的集會結束後,班尼奧夫還走訪金門餅食公司,親自為參與大會的人士派送幸運簽語餅,他笑說,除了支持C提案外,我們還需要有運氣來讓C提案得以通過。若C提案通過,料會為無家可歸計劃帶來2.5至3億元稅收,為三藩市增加大約雙倍為無家者服務及提供住房的資金。反對C提案的人士表示,C提案缺乏保障措施,難以確保這些資金能有效地運用,日前當數千張「支持C提案」的競選傳單印刷有誤,列出的10項解決無家可歸規劃全為空白時,被反C提案競選陣營冷嘲熱諷一番,批為「讓三藩市的選民清楚地了解C提案沒有嚴謹的方案來解決無家可歸問題。」支持C提案陣營獲得班尼奧夫這位科技和商界巨頭撐腰,反C提案團隊也獲得同樣分量十足的科技界代表、推特及移動支付公司Square的總裁多爾西(Jack Dorsey)為代表,兩人早前已就此話題在推特上展開口水戰,多爾西於上周五再次發出多個推文反對C提案,並表示會支持市長布里德,視布里德為首以解決無家可歸問題。
多爾西的推文以Square為例,點出一旦C提案通過後的擔憂:「我們很樂意繳納稅款,我們與同類公司只是希望得到公平對待。」Square表示,C提案的稅收會損害它和其他三藩市支付公司,總收入稅適用於在三藩市商業活動獲得收入的公司,而Square的總收入包括在處理信用卡交易時,與銀行、Visa及萬事達(MasterCard)信用卡分攤的費用。Square在第二季度中的淨收入(包括分攤的費用)和調整後的收入(不包括分攤的費用)分別是8.15和3.85億元。在Square看來,以較高的收入徵稅會對其造成不成比例的傷害。多爾西指,假設Square在2019年支付2,000萬元,比Square大4倍的公司Salesforce則支付不到1,000萬元,「稅收將以我們調整後收入的倍數增加,這對Salesforce或推特來說不是一個問題,但對Square和金融科技初創公司不公平。」
網上付款服務公司Stripe的聯合創始人克里森(Patrick Collison)亦在同日發出Stripe反對C提案的聲明表示,任何聲稱C提案能幫助或針對無家者是荒謬的,該公司不相信C提案能夠解決無家者問題。聲明中提到,根據經濟與勞動力發展辦公室,C提案將對中層職位的員工例如零售店行政人員和雜貨店員工造成不成比例的影響。
班尼奧夫對此回應說:「他們都是億萬富翁,它們是擁有億萬資金的公司,C提案要他們支付的稅收很少。我們要知道的是,他們足以支付這稅收,相對於我們城市所創造的財富,這是少量的錢。」對於多爾西的擔憂,班尼奧夫指,真正的問題是無家可歸,現在並不是討論公平與否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