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的日期的臨近,美國在阿富汗反恐和情報能力成為拜登政府面臨的難題。美國雖有意在阿富汗鄰國設立軍事基地就近掌握變局,不過接二連三碰壁。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二十一日投書美國媒體表示,巴國準備成為阿富汗的和平夥伴,但將「絕對不會」允許美軍再使用巴國領土上的基地執行跨境反恐任務,他的這番表白,只是再一次印證美國在中亞尋求軍事基地的願望困難重重。

美國在阿富汗用兵二十年來,投入兩萬億美元,還付出兩千四百名美軍陣亡的代價,連帶阿富汗平民有也多達三萬八千名死亡,然而成果幾無根基。據阿富汗媒體統計,在過去一個多月中,塔利班武裝分子已經攻佔了多個省的七個地區,塔利班方面則稱已攻佔十四個地區。根據美國中情局的分析,首都喀拉蚩可能在數年之後再度淪到塔利班之手。因此如何在阿富汗的鄰國取得軍事基地,成為美方迫切的要務。

然而分析家認為,中亞諸國在評估利弊得失之後,同意美方開設基地的可能性低,各國排拒的原因包括:伊朗與美國有著新仇舊恨難解;巴基斯坦素與中國關係密切,有「巴鐵」之稱;哈薩克斯坦則與俄羅斯的關係密切;土庫曼斯坦不太可能偏離其孤立主義路線。而且根據過去十年的經驗,美國勢力在中亞幾度反覆,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等國,很難再相信美國準備長期在該地區對抗俄羅斯和中國,既無法證實其決心,亦擔心華府因政策優先順序而過河拆橋。

有美國官員評估,鑑於俄羅斯在中亞地區巨大的影響力以及中亞國家與華盛頓之間的緊張關係,美國在中亞建立軍事基地的計劃面臨諸多困難。近年美中交惡,加上接壤新疆的中亞五國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核心戰略伙伴,此舉無疑直接挑戰中國的勢力範圍。

北京和莫斯科認為美國想要在中亞建構軍事基地近似「侵門踏戶」。莫斯科懷疑美國將繼續在俄羅斯邊界周圍製造混亂,北京則認為華盛頓計劃破壞新疆局勢,也因此俄中如果比以往更積極地共同行動,對抗美國的存在並不令人意外。

就地緣政治而言,在過去俄羅斯經常批評美國干涉它國內政,現在中國因應於情勢的變化,主張比以往更堅定。在五月十一日的中國加中亞五國會議,與會各國「堅定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呼籲外國撤軍進程應負責有序。」顯示美國想要插足中亞地區不僅勢孤力薄且鞭長莫及。

美國在撤軍阿富汗後,在中亞難覓軍事基地,既反映美國在該地區的作用下降,也反映全球大國之間日益激烈的競爭。華府可能將尋找其他解決方案,短期內或將其部分部隊轉移到中東,而長期想要在印度太平洋之外,分兵中亞再插足另一個二十年,只怕是力有未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