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各州因為疫情限制的經濟活動近日陸續解封,聯邦政府禁止驅逐房客的相關行政命令也在本月底到期之後失效;而經濟活絡後使原已火熱的房市,添柴加薪到另一個層次。電影《無依之地》描繪美國社會游牧人生的情節,宛如在真實世界上演。

今年是全球房地產賣方的市場,而且是二○○八年金融海嘯以來僅見。經濟學家指出,多重因素推升世界房價到前所未有的水準,這些因素包括:創紀錄的低利率、規模空前的財政刺激、在家避疫省下的花費作為購第二套房的頭期款、預期全球經濟會有強勁反彈等等。拜登政府雖有意介入房市降溫,但原本有意撥款住房議題的兩千多億美元計劃,在兩黨協商及預算的排擠下,遭到邊緣化。而美國住房危機具體有下列幾項:

第一、哈佛大學住房新報告指出,在這一波驅逐令恢復執行後,全美逾兩百萬名房東房屋恐被迫法拍,另有六百萬戶家庭恐繳不出房租,六月底恐遭驅逐。截至今年初,在亞裔、拉美裔、非裔都至少有百分之十六的房東未能按期繳納貸款,這些族裔比例都超過白人百分之七的兩倍以上。儘管國會已撥款一百億元協助房東繳納貸款,但目前不清楚這筆經費能否在貸款公司發出法拍通知前即時送達。

第二、根據全美地產經紀商協會最新報告,新屋建造不足導致市場上至少有五百五十萬套房屋的建設缺口,(這其中包括兩百萬套的獨立屋,一百十萬套的雙併或四戶住宅,以及至少兩百四十萬套五個單位以上的公寓)。且市場上庫存量接近歷史最低點,這是源於過去二十年因長期建設不足,使美國房地產市場在消費者需求和全國供應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

第三、美國建築業界的土地、建材和勞工缺乏,使得房市每年以至少百分之四的幅度上升,競標又較往年激烈,令許多首購族望屋興歎。房地產經紀行業遊說團體,呼籲聯邦政府推出解決這個世代的住屋難題,並希望說服立法者重新將住房投資納入任何基礎設施一攬子計劃中。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十六日前往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作證,再度為拜登提出的六萬億美元預算案遊說,其中包括改善住房等政策,希望扭轉長期的結構性經濟問題,作最後的努力,但是否能拉到足夠的支持票數,仍在未定之天。

一般認為,美國的住房難以追趕人口成長壓力,導致可住房屋數量創新低,房價高漲讓數百萬人難以擁房,疫情造成的經濟衝擊讓族裔差距問題更嚴重。對為數龐大的中產階級來說,想擁有一套房的美國夢,所付的代價將越來越大;而對賃房而住的升斗小民來說,想保住租房的壓力也比以往都大。美國的居住正義如何實現?相信對對執政者而言,是無可迴避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