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防疫三級警戒實施三周之後,日前再延長兩周到月底,顯示不但清零無望,疫戰也發展到長期對峙的局面,等待施打疫苗來決勝負。然而在整個防疫過程出現的爭議,更增添成敗的變數。

許多評論認為,造成今天這種局面,「台灣似乎成了自己成功的受害者」。有專家曾提醒台灣防疫需作好兩手準備。一是加緊努力自行研發疫苗,二是盡力獲取國際疫苗,而且後者又比前者重要,以便下半場接種疫苗反守為攻。然而台灣終究無法突破國際現實,沒有能力及管道穩定的獲得大批疫苗。

另一方面,台灣雖自行研發疫苗,過程爭議不斷,其結果很可能兩頭落空。負責審查疫苗的中研院院士陳培哲質疑,連知名美國生技公司諾瓦瓦克斯所研發蛋白質次單位疫苗至今尚未獲審查認證,台灣又如何做到?他並斷言若以國際或世衛上疫苗核准緊急使用授權的準則,自產疫苗「七月絕對不可能通過」。陳培哲五月以難以秉持獨立性,請辭審查委員。在此之前,坊間對政府高層干涉疫苗,甚至牽扯出「炒股說」也只是繪聲繪影,但作為出身「綠得出汁」的陳培哲對台灣自產疫苗的評價,影響力衝擊到政府的加持與背書。

此外,當民間企業和宗教界團體願意出面認捐五百萬劑到五十萬劑疫苗時,台灣當局的說法連續幾天改口。一開始說歡迎民間的捐助行為,第二天稱捐贈很複雜,第三天說「需由中央出面簽約」,最後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委員竟說「聽說要捐的疫苗快過期了。」原本應該是未雨綢繆全力引進疫苗的政府,反被視為阻擋疫苗進口的攔路虎。

在其它國家因疫情翻天覆地時,台灣仍維持小確幸一年多。然而經過一個月的疫情「悶燒」,台灣不得不透過調控防疫警戒,試圖壓住染疫及死亡人數,但人民的生計受到衝擊。也因此有市長稱,這樣再過三個月,沒有病死反先餓死。

或許現況與之前的表現反差大,使得民間感受更為強烈。突然之間每天持續有數十人染疫身亡,高過全球比例的均數,而且不時傳出猝死案件。有一家四口,三人孤獨死去無人知;有電視台攝影師死在公司廁所馬桶上;有資深記者感覺出現新冠症狀後即自我了斷,死後篩檢也果然確診。這一連串驚悚的死亡過程,頗令部分人士有亂世浮生之感。也許有人認為,台灣的防疫處於「補課」階段,冷暖自知。

即使台灣的社會秩序大致正常,民眾也能配合政府的防疫作為,但是防疫政策如果不能信任專家意見,或是孤注一擲,陷入更大的風險,甚至出現防疫意見分歧與對抗,使防疫工作更複雜,令民眾莫衷一是陷於慌亂,甚至趕搭班機出境打疫苗,即便疫苗最終到來,台灣社會也將付出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