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長耶倫早前曾承認,可能不得不提高利率,以控制部分由數萬億美元政府刺激支出所帶動的美國經濟的過速增長。此番言論引起軒然大波。納斯達克一百指數創三月份以來最大跌幅。因此,耶倫不得不出來圓場。她表示,「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定期會晤,但如何管理貨幣政策完全由美聯儲決定。」這番話又給市場吃了一顆定心丸,納斯達克跌幅也有所收斂。

金融界人士分析稱,耶倫加息之說,有可能是講錯了話,但她曾任聯儲局主席四年,對市場反應有敏銳觸覺,在任內又擅長出口術調控市場預期,深悉評議通脹及加息會令外界有何反應,因此她的加息預警,應非無的放矢。

官方統計表明,美國三月通脹率為百分之二點六,市場預計本周將公布的四月通脹率,更會升至百分之三點六的十年高位,至於美聯儲最關心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 (PCE)首季達百分之二點三,亦高於其目標的百分之二。不過由於去年初美國通脹受到疫情嚴重打擊,現時的大反彈並不代表通脹威脅真的很大。然而,耶倫擔心的不是眼前通脹,而是未來經濟快步增長時的通脹威脅。

拜登已經執政三個多月的時間了,推出大量措施圖加快美國經濟復蘇,在他大力推動下,國民接種疫苗由一月初的只有二千萬劑,急升至現時逾二億五千萬劑,美國本月起將大幅放寬防疫限制,經濟可望快速復常。此外,拜登上任後已推出三大刺激經濟計劃,豪擲六萬億美元,其中一萬九千億救助疫情下生計陷困國民,二萬三千億大搞基建,一萬八千億援助基層家庭。

財經界預測,拜登的六萬億大計,約二萬億可於今年投入經濟,相等於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百分之九,刺激經濟力度甚猛,還可能令國民憧憬經濟強勁復蘇而大增消費,未來通脹上升動力可能大於外界預期。聯儲局目前雖對通脹憂慮不高,就算收緊銀根亦會先減買債計劃,早前暗示加息可能是二○二三年之事,身為財長的耶倫卻要提防這未來威脅,她示警若最終證實正確,就是先知先覺,即使說得不對,亦只是居安思危,外界難以質疑。

也有分析指出,相比之下,耶倫可能更關注股市亢奮,她的加息警告就給股市當頭淋了一盤冷水。正如新債王岡拉克所說,各種指標都顯示美股估值過高。以標普五百指數為例,其周期性調整市盈率為三十七點八,過去指數只四次超越三十,包括一九二九年大蕭條和二○○○年科網泡沫爆破前夕,以及去年三月標指暴挫三成之前。

更令人擔憂的是,儲局過去一年放水三萬六千億美元,相當於金融海嘯後六年的總和,令股市資金極度泛濫,亦令美股借錢炒賣情況十分嚴重。由去年十一月至今年四月,股票基金吸資五千五百六十億美元,超越過去十二年總和的四千五百二十億,而且借錢炒股增幅驚人,直至三月底美股融資餘額達八千二百二十六億的歷史新高,較去年同期大升百分之七十二。

縱觀今日的美國股市,現時似乎極度亢奮,對好消息充分反映,如不斷憧憬拜登六萬億刺激經濟大計,對壞消息則加以漠視,如拜登建議調高企業利得稅、富人資產增值稅,都無阻股市升勢。自去年十一月美國大選至今,標普五百指數在半年間上升百分之二十八,可說是拜登當選帶來的紅利,然而股市不可能無止境上升,股市升得愈高,日後跌幅將愈大,拜登紅利很易變成泡沫爆破,將重挫美國經濟及其聲望。

耶倫未雨綢繆,對美股潑冷水,希望拖慢升勢,此如逆水行舟,效用有限,然而若美國經濟因拜登刺激加速,通貨膨脹的危險也會隨之出現。正常情況下,美聯儲面臨這麼大的通脹壓力,早就應該加息了。但美聯儲官員依然承諾,會保持寬鬆的政策,直到在實現充分就業以及百分之二的平均通脹率等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有財經人士分析認為,美聯儲可能已經被資本市場所綁架,所以不敢輕言加息。因為一旦有類似風聲,美股就會立即大跌。

但問題是,美聯儲這樣繼續印鈔大放水下去,肯定會面臨巨大的通脹壓力,到時候就會導致要麼美元的大幅度貶值,要麼就是市場通過國債收益率大幅度飆漲來進行實質性加息。到那時,不僅美國資本市場動盪,世界各大股市也將被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