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氣候變化和缺電的急迫性同時步步進逼,缺電破口成為美國經濟發展的隱憂。核能發電的效用在這個時候又被提出,儘管過去曾帶來經濟繁榮與災難陰影相伴的經驗,核能發電似乎也到達新節點。

核電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曾被視為潔淨能源,號稱不會造成空氣污染,也能穩定供電,促進了法、美、中、日等三十幾個國家繁榮經濟的保障,有它輝煌的世代。然而好景不常。一九七九年的美國三哩島核電事故及一九八六年前蘇聯時期的車諾瓦核電廠,震撼人心,投下難以磨滅的陰影。

十年前日本三一一複合式災難發生核泄漏,污染環境和海洋,為全球核電帶來決定性的轉捩點。姑且不論因為幅射直接間接造成多少死亡人數,核事故使得當地居民被迫離開世代居住的家園,核災地區的食品遭多國禁入,而核泄漏地區的廢水排放,更成為鄰國抗議的焦點,說明核電廠的運營已經不只是一城一國的能源政策,牽涉到複雜的國際安全及經貿政策。

日本的核災衝擊到美國。紐約州印第安點核電廠距離紐約市以北只有二十五哩,一旦發生重大核事故或成為恐怖襲擊目標的潛在風險,遠大於任何產電收益。因此於四月底永久停止生產核能,結束了長達數十年爭議。

至於核電為何不能承擔潔淨能源的功能?造價太貴、建廠太久,被認為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的主因。奧巴馬政府期間,核准了四個核能電廠,但兩廠未建,另外兩廠嚴重拖延,而且預算暴增;美國聯邦政府去年秋各撥了八千萬美元給兩家不同的核電發展計劃,但最快要到二○二八年才能上線,對美國想要達成二○三五年的減碳目標沒有實際幫助。

而在核電比例高達百之七十的法國,逐漸降低核能的比重,計劃在二○三五年之前,將佔比降低至五成。這些案例都還未考慮到核廢料如何處理的難題。

至於另一個核電大國中國,過去十年的核電廠如雨後春筍,目前約有超過十座新反應堆正在建設中,但對開發內陸的核電新廠似乎也轉趨審慎。在上個月的十四五計劃中,提出了「安全穩妥推進沿海核電建設,建設集中多能互補的清潔能源基地」,內陸核電並未明確列出發展計劃。

全球氣候峰會落幕後,石化燃料如同眾矢之的,綠能成為顯學。然而主張核電人士認為,再生能源的不穩定,可能是核能生存的機會。這只是把市場重新區隔,但核能是否能擺脫其階段性的功能,還不明朗。

核能如果最終能在市場上成功定位,那也是因應地球氣候變化必須要在短短十幾年之內達到迫切的目標。但就長期發展而言,昂貴耗時的弱點難除,除非在這方面有突破性的開創,否則它最後也有可能跟燃煤一樣,淪為世紀的夕陽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