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香港政局風雲變幻,有風有雨又有霧,多雲忽陰又似晴。《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個多月,警方昨天採取「雷霆掃穴」行動,高調拘捕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等人,涉及勾結外國勢力等危害國家行為。黎智英一向被視為美國在香港的頭號政治代理人,過往多次被投訴涉嫌犯罪,但港府都未有起訴,建制派中人認為是因為有美國政府的護身符。今次警方雷厲風行,顯示在中美關係緊張情況下,北京以強硬手段對付美國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這其中展示的多元手段,令人目不暇接。

往往人們在比較傾向一種可能的時候,另外一種可能卻又悄然出現。北京在處理香港問題上,亦不是一味強硬。北京就香港押後立法會選舉而造成的真空期問題作出之決定,就出乎不少建制派中人的意料,容許全體立法會議員延長一年任期,即使在前不久參選下屆立法會的報名期間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的四名反對派議員,亦可以延任。這個決定,令香港建制派中人大感意外,有建制派議員直言太不理解了。

在解構上述問題時,有建制中人分析,由北京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而推出《港區國安法》,至選舉主任DQ立法會參選者,港府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建制中人本來估計接下來的「劇本」,亦是走強硬路線。因此,初時建制政圈紛紛傳出該四名反對派議員在一年「真空期」無得留低、更多泛民議員也會被摒出局,甚至可改為委任舊人;可是,這一兩天卻齊齊轉口風,認同四子可以繼續做議員,反映早期風聲未必代表「阿爺」,甚至乎就連局中人例如人大常委、委員都未必掌握實況。從政壇故事角度觀察,情節精彩迭出。

還有另類細節,建制中人又提及,曾有人推測在一年「真空期」,會借機修改《議事規則》,甚或快刀斬亂麻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但他按現時局勢去評估就難以落實,應該不會加碼再有大搞作,而主要作用是通過《財政預算案》撥款、《施政報告》致謝動議等等。「用原班人馬只會繼續混亂,立法會未來一年無乜 會做到,會繼續內耗。」該建制中人又直言,建制派支持者對今次中央的決定,會有一點失望,「佢 用氣力去打,點知(民主派)仲有得做。」在局部的微觀與大局的宏觀相比較,建制中人與北京當局明顯不是一個套路。

遇事處事總得心氣靜,其實,立法會是香港社會縮影,香港社會如此,立法會亦難以平和,對此,北京亦都明白。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港區國安法》的說明記者會中,曾表示《國安法》不是針對民主派,今次北京在立法會真空期內「出軟招」,容許所有反對派議員延任,可謂呼應張曉明說法。有建制中人估計,北京或許是借未來一年,觀察反對派的表現,「有無被記缺點」,同時可避免香港社會出現大震盪,力爭實現軟著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