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美國大選熱季,兩黨熱門話題是副手人選。共和黨的副總統彭斯調和鼎鼐受到黨內人士的肯定,如果不出意外,將可繼續成為特朗普總統的競選搭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最後選擇非洲裔及亞裔混血的賀錦麗參議員為副手。在選擇的過程中,華裔社區也產生「有為者亦若是」的討論,其實華裔不乏出類拔萃者,令人反思華裔人士為何不在熱門討論範圍之內?

當然,並不是說成為某個主要政黨的總統搭檔人選,代表華裔在美國社會貢獻受到肯定等意義。事實上華裔的楊安澤於本次民主黨內初選的表現掀起一陣旋風,一路過關斬將贏過許多知名國會議員、州長,衝到最後階段,代表他的主張及理念受到主流人士的青睞。此外,有一半華裔血統的聯邦參議員譚美也偶被提起,這些崛起中的華裔政治人物,都代表華人漸漸跳脫出一般社會的刻板印象,參與到討論國家前途走向的議題。

美國這兩年在「我也是」及「 黑人命也是命」的社會運動浪潮下,拜登回應社會的呼聲,黨內副手設定在女性及非裔人士中,固然有其客觀因素,但國家領導人不是族裔虧欠的補償,更在於領導及團結國家。

過去一百年,美國僅有四位副總統因總統死亡或辭職繼位,其備位元首的穩定性,不致搶走政治光環,但並不代表沒有可能。今年情況又更特殊。兩黨主帥均年過七十,因此主流更聚焦於二○二四年政治香火的傳承,副手的選擇也更受矚目。

回過頭來看華裔近年的表現,有蓬勃發展之勢,在兩黨政治圈中也人才濟濟,有的是部長、國會議員在各自領域發光發熱。其實美國社會各行各業人士均曾成為大選候選人。重要的是當事人秉持的價值及過去經歷及成就,尤其是對當前社會議題的解決辦法。以及在壓力下品格的展現,常成為被檢驗的對象。

美國今年空前特殊環境下,無論是正副候選人,都必須面對當前疫情、族裔正義、經濟下行的困境,以及在國際上擔負起領導及合作之責,提出切實可行的方案,其候選人本身的條件也要擁有全美知名度,及一個激勵人心的故事。

從這些角度來看,或許華裔一時還不在此階段兩黨副手的最終名單之中,但並不表示未來沒有機會。值得一提的是,有些符合價值的政治人物,不是華裔候選人,而主張維護華人價值的政治人物又暫難引起共鳴,或者無法與主流運動契合,這是兩難之處。但是部分華裔社區領袖對這些社會議題以更開放務實的態度面對,增加了合作的彈性。

在兩黨正總統候選人一一浮現之後,選戰將進入下一階段,而華裔正可從旁檢視這些候選人的政見,是否貼近華人的需求, 也符合當前美國社會面臨的挑戰,能帶著所有人民航向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