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香港立法會是否延期一年而引發的舉世熱議,沸沸揚揚。料北京很快就會作出決定,用以解決立法會選舉因疫情推遲一年而出現的「真空期」問題。有分析家指出,本屆立法會延續一年任期,而不會採用重新委任議員組成臨時立法會的方式,可讓立法會順利過渡,繼續處理進行中的立法工作,令政府維持正常運作。早前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DQ)的反對派議員,估計也可續任一年。據了解,北京是考慮到這樣做可避免糾纏於複雜爭議,令立法會重回穩定正軌,而這對香港社會經濟都有利。事實上,大多數市民都期望立法會在過渡期能聚焦於民生實事,不再爭鬥內耗,履行議員應盡的職責。看來,北京是以穩定作為處事之大綱。

事出有因,由於香港爆發第三波疫情,社區出現重大傳播風險,若如期於下月六日舉行大型選舉活動,必危害市民生命安全,故港府提出將選舉押後一年,交北京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作決定。《基本法》訂明立法會每屆任期為四年,故推遲選舉將出現「真空期」,問題須由人大常委會處理。北京曾就此進行諮詢,建制人士提出了不同方案,包括成立臨時立法會等,經全面考慮後,料人大常委會將決定整個立法會延續一年任期。這樣的安排,估計社會上比較接受。

遵守法規條文是運作的前提,北京作此決定的法理依據是,根據《憲法》第六十二條,全國人大有權決定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及其制度,所以人大常委會有權將第六屆立法會的任期延長一年,而毋須就《基本法》內有關立法會任期的條文作出解釋。從實際運作的角度看,將現屆立法會延任,原來進行的各項工作可以持續,法案審議不會出現大變甚或中斷,政府整體運作得以維持正常。去年立法會因長期陷於紛亂,許多法案受阻,嚴重影響民生經濟,若延任一年,有助清理大批未完的審議工作,對公眾利益有積極意義。對北京的此項舉措,社會的反應看來比較溫和。

北京的思維定式,應是避免掀爭議。對於本屆立法會延任,爭論較多的,是參選資格遭取消的四名議員可否留低。有人認為他們既然被DQ,就不應續任議員,然而要這樣做,須解法律依據的問題,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就指出,由於整個立法會延長任期一年,如果要取消議員的資格,只能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經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解除其職務。此外,立法會在未來一年仍屬第六屆,原任議員原則上毋須再宣誓,如另加準則,也會引起爭拗。當然,這四名議員參選既被DQ,是否適合續任議員,確是個疑問,而人大常委會亦可以禁止他們延任,但估計北京考慮到立法會應平穩順利過渡,讓運作重回正軌,這對香港社會經濟恢復穩定,有積極作用,所以料會讓這四名議員過渡。換言之,本屆立法會原班人馬應該可多做一年。雖然如此,北京也會要求延任的議員都須履行應負的職責,為了市民的最大利益,放棄政治爭鬥,多做紓解民困的實事。接下來事態發展如何,還有待人們且行且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