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全面「脫鉤」其勢難擋之際,日中關係亦出現令人矚目的新變化。日本防衛相河野太郎近日表示,日本希望加入美英加澳新五國組成的「五眼聯盟」,成為該聯盟的「第六眼」。此表態獲得英方歡迎,美國的態度自不用說。

日本已在香港國安法落地、中資企業華為及字節跳動海外公司——TikTok去留等問題上追隨美國腳步,如今又欲當「第六眼」,僅管公開說法是看中這一聯盟經濟合作的潛能,但鑒於以交換情報為主旨的「五眼聯盟」由美方主導,且主要目標直指中國,不能不引起各界關注。

日本有此動念並非事出突然。安倍首相努力多年,仍無法將日本拉出經濟泥沼,新冠疫情更是致命一擊。安倍政府要員這段時間四出訪問,在與英國的自貿談判、與越南加強工業合作等方面取得了一定進展。與此同時,安倍政府雖然制定政策,資助本國企業將生產線撤離中國,但在撤離徹底完成之前並不欲多興波瀾,以免節外生枝。這一切都表明,日本迫切需要經濟突圍,以挽救岌岌可危的GDP指標。

除此之外,日本至少還面臨兩大危機。危機之一,是人口已連續十一年減少,老齡化與少子化使疫情時代的經濟難題被放大,有企業被迫將員工退休年齡上調至八十歲。危機之二,是福島核廢水處理幾成無解之困。聯合國人權專家今年六月已曝光:日本在疫情期間,不透明地加快了排放核廢水入海的時間表。東京不會不知道此舉的可怖後果,卻仍選擇這麼做,除了「無路可走」很難有其他解釋。

這些危機的存在削弱了日本國力,再加地理鄰近的關係,相當程度上決定了日本雖不斷升格抗衡中國的力度,卻始終很難轉向全面對抗。但總體而言,日本未來對華更強硬,將會是大概率事件。

從執政的自民黨內部來看,年輕勢力的民族主義立場更為鮮明,主張對華強硬的政治風氣較以往更濃。而民調亦顯示,日本民眾對中國的看法較以往更趨負面。有觀察者認為,安倍政府遲遲不敲定獲邀訪日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具體的到訪事宜,便是日本民族主義聲浪上揚、政壇出現分歧的明顯信號。

另一方面,來自美國的施壓也影響著日本政壇的風向,這一點,在安倍政府對待華為及TikTok等事上表現鮮明。近日美國有智庫更公開點名一向被視作親華派的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有分析認為這是在有意製造寒蟬效應。

安倍原本就有讓日本重歸「正常國家」的政治之夢,只不過出於提振經濟的現實需要,早前才不得不與中國緩和因海疆糾紛、歷史認知等問題而緊繃的雙邊關係。

如若日企自中國轉移產業鏈的行動完成,而包含經濟主軸的「六眼聯盟」又果然成事,美英加澳新日六國結成新的自貿體系,則日本對中國的原料、生產和消費市場的依賴將大幅下降,日本對華政策的掣肘亦會隨之減低。

如此一來,伴隨著美中全面「脫鉤」,日中之間也將面臨局部「脫鉤」的風險,失去經濟這塊壓艙石,日本恐在釣魚台島、台灣、香港、歷史教科書等問題上掀風鼓浪,日中關係的穩定性將迎來疾風暴雨的嚴峻考驗。

不過,事態發展並不止一個面向,一條直路。中國是日本最主要的出口市場之一,也是日企海外最重要的投資、生產地之一,即便日資撤離,兩國之間數十年緊密的經貿關係,也非短期內可以拆解改變。而眼下日本迫切希望於年底前談成的RCEP,仍需要中國的參與支持。

中日共同的鄰國韓國,與日本的歷史問題紛爭一直難以平復,近日韓國法院準備充公日本制鐵等日企資產,以賠償戰時遭日方強征的韓國勞工,再度點燃兩國外交戰火,日方已表明會報復。

對韓國而言,與日本存在相關爭議的中國,是值得期許的幫手。而在被日韓共同視作大患的朝鮮問題上,如何化解僵局維護區域穩定,避免東北亞陷入熱戰甚至核戰的劫難,兩國都離不開中國的居間斡旋、調停。而日本自身,也並不甘心情願無條件充當美國的「小弟」。

上述種種,形同為日中關係惡化減速的一道道「阻攔索」,如何加以應用,以化解日中關係的「劫數」,端看北京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