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新增確診病例數已經連續多日降至百例以下,按照防疫專家的判斷分析,這或許意味著香港的第三波疫情已經接近頂峰了。如果沒有意外情況發生,確診病例數會持續下降。對於醫療資源極度緊張的香港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然而,有分析同時認為,距離「清零」的時間還無法估計,情況並不樂觀。

從現有的香港確診個案發現,每日仍有數十人源頭不明。而更令人感到憂慮的,是港府早前聘請三家內地檢測公司為四個高危群組進行大型篩查,至今檢測了大約十萬八千人,找到二十四個隱性患者,「中招率」逾百分之零點○二。若以這個比率計算全港七百五十萬人口,即大約有一千七百名隱性患者存在社區之中,即使考慮到這四個群組危險度較高,將比率稍為降低,社區中的隱形患者亦可能有過千人。這些隱形患者成為社區中的潛在病毒「炸彈」,危機重重。

醫學專家稱,要解除這個危機,唯一做法是透過大規模檢測,「抽出」隱性患者進行隔離。由於香港的檢測能力有限,北京為支援香港抗疫,組成了「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免費向香港提供檢測機器、試劑和人手,希望協助香港「清零」。可是,這個「國家隊」的先遣隊來港數日,如何進行大規模檢測,至今仍未有任何定案。

據聞,港府的構想,這「國家隊」只負責實驗室檢測工作,至於檢測規模、範圍、派發收集樣本瓶,都由港府負責。港府在收集樣本瓶後,即提供給「國家隊」負責進行檢測。因此,先遣隊來港多日,就是為了找到建立實驗室的地點,以及與現存三家內地檢測公司協調合作,以三家公司為基礎擴大檢測量。

廣州著名抗疫專家鍾南山曾經提出,香港應該做全民檢測,抽出所有隱性患者。不過,據聞港府已排除這個方案,因為香港的檢測全部自願進行,不可能強制全民檢測。至於檢測規模,「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隊長、廣東衛健委的余德文曾表示,援港檢測量每日可做到十萬至二十萬,但港府是否每日可收集十萬至二十萬的樣本,也是疑問。港府內部現時對於檢測的先後次序仍未有定論,最後可能亦只是在現有基礎上加上檢測量;港府內部亦擔心,一旦找到逾千隱性患者,如何收容及隔離他們的密切接觸者,也是難題。

北京派出的「國家隊」本來雄心勃勃想為香港「清零」,令香港的經濟民生可以盡快恢復正常,但據聞現在卻有點「老鼠拉龜」的感覺。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日前表示,香港的全民核酸檢測工作計劃應由特區自行考慮,要持續多久要取決於港府組織動員能力以及香港市民配合程度,間接顯示出對港府的不以為然。

事實上,無論港府以至香港的專家,都沒有「清零」的雄心壯志,只希望可以控制感染率,以保住醫療系統。可是,這個策略,最終就是在經濟民生付出沉重代價。因此,港府的做法顯然與「國家隊」的做法有很大距離,北京援港行動最終很可能只收到事倍功半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