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上百萬人國際學生來說,今年是多災多難的一年。最新的難題是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六日宣布,在美國攻讀學位的國際學生,如果就讀大學的課程全部轉為網上授課,他們將失去學生簽證的合法身分,需要離開美國,否則將有被遞解出境的危險。使得廣大的國際學生在飽受疫情困擾之外,如同百上加斤。最新的情況是,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於八日遞狀控告移民與海關執法局,使得本案峰迴路轉,增添變數。

移民與海關執法局最新的政策,引起廣大國際學生的不安及徬徨,作為外國籍人士,不僅缺乏資源,也不知如何據理力爭。儘管全美疫情逐日攀升,國際學生為了維持合法居留身分,可能得冒著疫情風險回校園上課。

相對來看,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於八日遞狀控告因此受到留學生的關注。哈佛在訴狀中指出,這項命令未先告知就生效,「既魯莽又殘忍」,在發布前未考慮到問題的嚴重性、沒有為政策提供合理依據,也沒有充分告知公眾,認為這公共政策不僅糟糕,也可能違反《行政程序法》。

其實,美國近半的國際學生正在理工科領域接受教育,這些精英成為美國科技創新所不可或缺的部分。美國學術文化界領先各國,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於這些學人的貢獻。美國優秀的高等教育機構及其吸引國際人才的能力被視為戰略資產。

美國國際學生總計逾百萬名,國際學生以中國、印度和韓國居多。在二○一八年為美國經濟總體貢獻四百五十億美元。許多知名學府都以國際學生的全額學費彌補本國或本州學生,這原本是互蒙其利的雙贏作法,減少了外援,這些學校就只有減招或減少補助本地生,本地生甚至得扛更多的學生貸款,來完成學業,而弱勢學生面臨更不利的地位。

要指出的是,在此之前,移民暨海關執法局極力排斥遠距網絡上課,今年春季開始因疫情放寬網絡課堂,現在以秋季疫情反覆為由,作出前後矛盾的政策,使得國際學生莫衷一是。

今年是美國動盪的一年,國際學生更如驚弓之鳥。首先是學校因為防疫突然關閉,一些學生得離開校園及宿舍,面臨無處安身;一些有辦法的學生,倉皇撤離美國。僥倖能留在美國的,卻也飽受著身分不明的煎熬。

然而,跟美國國土安全部和移民暨海關執法局突然公布的政策相比,這些一路走來的曲折不算甚麼。當沒有預告政策急轉變降臨,無論是來自哪個國家,國際學生都受困擾。

哈佛及麻省理工學院的作法只是開端,後續或許還有其它機構會加入訴訟或聲援的行列,期望有個妥善的解決方案或結果,減少留學生折騰,能安心於學業,早日學成,有利於國家、社會及個人的未來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