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七月以來,中國A股突然平地起驚雷,於五個交易日內連續強勢拉升。以七月六日計,A股總市值突破十萬億美元,為二○一五年六月股災以來的首次。不少人因此驚呼「牛市來了」!

對於這波突如其來的股市行情,多路分析認為,中國經濟扛住了首波新冠疫情的衝擊,在全球率先復蘇,是主要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中國央行決定下調再貸款、再貼現利率,釋放貨幣寬鬆信號,券商兩融杠桿率限制放寬、資本市場改革政策加速落地、中芯國際科創板上市募資規模超預期等一系列利多,共同演化成催谷這波升浪的強勁動力。

股市收益高企,資金自然蜂擁而至。眼下由於疫情衝擊,再加上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經濟本就艱難,市面正是百業維艱、求錢若渴之時,眼見如今有這般掙錢的好機會,試問哪個不心動?然而歷史的教訓不斷提醒人們:越是有誘人的「錢景」在前,越是需要小心。

A股的風險之一,在於中國現階段的財政狀況並不容樂觀。為抗疫救經濟,中央政府已發放高達萬億的特別債,而在疫情發生前,各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便已相對突出。化解這些債務的疊加效應,需要強有力的經濟增長作為支撐,所以接下來經濟走勢是否穩定平順,將是具決定性的影響因素,對金融系統、對股市皆是如此。

風險之二,在於美中全方位對撼以及全球疫情的發展情況,這些是眾人皆知,毋庸諱言。

風險之三,則在於各國政府紛紛推出超常規的量寬措施,資產泡沫可能因此被吹脹到新高點,而泡沫吹爆的一日,就是全球再度跌入深淵的災難之時。

最近數月,海外資金持續流入A股,近日更有加速之勢。據統計,僅七月二日、三日兩天,通過深港通和滬港通流入的資金,已接近去年全年淨流入規模的十分之一。而七月初的四個交易日內,外資已在A股瘋狂掃貨五百三十八億元。

海外資金和中國境內股民資金的加速入市,自然會放大市場短期的賺錢效應。然而當此之時,A股在制度上、在監管手段上,究竟有沒有真的做好「迎接」這些熱錢的準備呢?

回顧二○一五年的股災,當初管理層做大做強A股的發心,與眼下的幾乎如出一轍——重振股市,以輸血實體經濟。然而在多方政策利多及券商的做市之下,A股雖經短暫繁榮,卻於當年六月斷崖式暴跌,痛失數十萬億市值,莫說輸血實體經濟的夢想就此了斷,連原有的「老本」也賠進去許多。

為恢復市場信心,證監會在股災高峰期過後,研究引進熔斷機制為A股「護法」,誰知次年一月推出僅四日便因「水土不服」被迫暫停,再度震散了A股僅存的一點人氣。今時今日,這種制度性的錯誤會不會再犯呢?

中國金融系統某些方面的水平不高,闖禍是常有的事。今年四月發生的中國銀行原油寶事件,由於掛鉤負油價延遲結算,數萬名中國投資者不僅虧光本金,更出現倒欠銀行兩至三倍保證金的帳面損失。

此事暴露出原油寶產品設計的重大缺限、交易機制存在明顯漏洞,以及中國銀行風險控制失當等嚴重問題。這間泱泱大行違背了諸多投資規則,給投資者造成至少數十億美元的巨大損失,試問當初的審核是怎麼通過的?相關領導層的責任心何在?

在此點上,股市的表現亦不遑多讓。A股奇聞之一便是獐子島。為避免被強制退市,上市公司獐子島多年來業績作假,行為猖獗,卻屢屢能逃過問責平安過關,以致坊間長期流傳有關「一到業績公布時,獐子島的扇貝又跑了」的段子。

眾怒難犯之下,證監會動用了衛星進行海上查證,才揭開了「獐子島扇貝落跑」的真相。然而就是這樣一宗極之惡劣的業績造假案,證監會所「能」作出的處罰,也不過是對獐子島公司罰款區區六十萬元人民幣,另對十六名責任人處罰、警告,對董事長、董事終身市場禁入等措施。試問,這樣的輕舉輕放,究竟是懲前毖後,還是繼續縱惡?

不管A股的牛市是否真的來了,當家人都應當看好股市的院場,別讓A股再度變成群魔亂舞的噬血之地。因為今時今日,投資者已經傷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