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街頭掛?「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的防疫橫幅。新華社
武漢街頭掛?「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的防疫橫幅。新華社

湖北疫情依然嚴峻,對所有新冠肺炎確診病人收治入院成為新的「清零」目標。惟床位緊張是一大難關,16日網傳消息稱,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及主管常凱一家四口在17天內相繼被新冠病毒奪去生命,他在「遺言」中多次提到是因「一床難求」而錯失醫治良機。目前,武漢定點醫院床位依然嚴重緊張,仍有部分病人在家苦等收治。
一則題為《湖北電影製片廠常凱染病去世》的網帖16日引起關注。文中指出,55歲的常凱及其姐姐因新冠肺炎醫治無效於14日離世,其父母分別於年初三、初九因此病去世。常凱留下的最後一段話指出,多次提及「一床難求」。
常凱生前遺言稱,大年初一,老爺子發燒咳嗽,呼吸困難,送至多家醫院就治,均告無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還是一床難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盡孝,寥寥數日,回天乏術,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擊之下,慈母身心疲憊,免疫力盡失,亦遭烈性感染,隨老父而去。」
常凱還說,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他的軀體。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奄奄氣息之中,廣告親朋好友及遠在英倫吾兒: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當日下午,常凱的朋友王久良、大學同學及湖北電影製片廠等處均證實,常凱已經去世。常凱的大學同學朱麟輝稱,大年初一,自己還曾與常凱致電互拜新春,其後常凱確診新冠肺炎。《新京報》報道,常凱在武漢大學的同學杜子稱,常凱於2月14日凌晨4點多離世,「當時,武漢市里的大醫院沒有床位,他最後是在黃陂醫院去世的,沒來得及到金銀潭醫院。」常凱的好友、紀錄片導演王久良同樣證實上述消息。湖北電影製片廠隨後發布訃告,證實常凱為該廠「像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對其病逝感到哀痛。
數十患者家居隔離播毒
儘管中央多次明令要做到「應收盡收」,做到「病床等人」、不能「病人等床」,但據財新網引述一位志願者團隊人士透露,不少患者通過社交平台求助,部分患者被送去了隔離點或者方艙醫院,但一些重症或危重患者只能想辦法到定點醫院住院,惟定點醫院床位依然嚴重緊張。截至13日,尚有數十名新冠肺炎患者和臨床確診病例在家自行隔離,並出現家人感染的現象。據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介紹,截至13日,武漢市定點醫院及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床位數共計近1.6一萬六千張,已投入使用的九所方艙醫院共計床位七千六百餘張。
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日前實地考察武漢泰康同濟醫院、武漢優撫醫院的患者收治和床位準備情況時,強調千方百計增強收治能力,讓患者得到及時救治。泰康同濟醫院將陸續投入860張重症病床,優撫醫院床位則增至900張。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16日督導正在建設的方艙醫院時,要求工作人員「與時間賽跑,和病魔較量」,加快方艙醫院改造建設。國家發改委也發布消息稱,繼續安排預算內投資2.3億人民幣支持武漢市方艙醫院建設,增強收治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