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氣候及環境日益惡化,而早前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依然在碳排放交易機制等關鍵問題上無法取得實質進展。各國分歧嚴重,使得人類在日益逼近的氣候危機面前幾乎束手無策。
全球氣候異常的狀況去年愈發明顯。歲末時節,中國南部多地連續數月滴雨未落,長江武漢段乾涸見底;非洲南部旱災嚴重,世界三大之一的維多利亞瀑布變成涓涓細流;澳洲也苦於久無甘霖,不但整個大雪梨地區被迫實行「限水令」,全澳多處地點更連發山火,且因天乾物燥撲滅困難,形成空前連綿的火災,並導致嚴重的空氣污染。
本次聯合國氣候大會召開前,已有國際氣象組織宣布去年是一八五○年以來氣溫最高的年度之一;而如無意外,二氧化碳排放也會再創新高。這意味著全球短期內「人工降溫」無望,已然開始「發燒」的地球,未來「體溫」將繼續上行。
可悲的是,面對日益嚴峻的氣候惡化危機,多數國家的政府至今不願正視現實,不願放下成見或短期、局部的利益算計,攜手他國共商對策,以切實有效的行動來推動這一世界性問題的解決。
這種態度與做法令各國民眾越來越無法接受,逐漸積聚起一團團怒火。其中一個明顯的社會反應便是:去年以來,以解決氣候問題為核心訴求的遊行示威越來越多。僅過去三個月間,不同的環保組織已在全球發起多項大規模抗議,動輒動員成百上千城市、幾十或數百萬人同步響應,鋒芒所及,歐美澳亞等大洲悉被捲入。示威者要藉此方式向政府施壓,同時也希望凝聚更多的社會支持。像本屆氣候大會舉行前的十多天,僅德國就有超過六十萬人在全國五百個城市同時示威,呼籲參會的各國政要重視氣候暖化的災難。
而在另一方面,某些國家為減緩氣候暖化而推行的環保政策,卻又遭到民眾的杯葛或抵制,法國「黃背心」運動即是典型。這場運動的濫觴,是部分低收入的法國民眾,抗議前年十月馬克龍政府提出的提高燃油稅以減少環境污染的計劃,不料輾轉數月之後,進一步引發了更多人對政府的反彈,抗議內容從最初的反增燃油稅,逐步擴大至反對偏袒富人、要求改善民生、反對馬克龍政府、反對養老金制度改革等訴求。
歐洲國家原本在應對氣候暖化問題上態度與行動相對積極,但如今眼見法國的亂局,縱然有意課徵環保稅減少碳排放,或推動其他減排措施,也不得不小心翼翼,避免一招不慎惹火上身。這也是聯合國氣候大會討論經年,各國卻始終處於「坐而論道」狀態的原因之一。
不論各國政府是否願意正視,當前威脅人類生存環境安全的氣候問題,都正在逐步演變成棘手的政治問題。新近瑞典「環保少女」通貝里在意大利參加一場環保示威遊行時,公開呼籲年輕人對抗各國政府,聲稱為迫使各國政要切實履職,「要把他們逼到牆角」。這是一個備受爭議的人物,不少人認為十六歲正值長知識的年齡,用罷課方式抗議屬於自殘,也不應鼓動其他青少年效法;且其言辭涉「煽動暴力」(她於其後改了說辭);切入政治圈支持他國其他性質的縱暴人士……其言行的冒現宣泄,則反映了年輕世代中一部分人的情緒。
更令人擔憂的是,眼下許多國家的民眾對政府、對政要的信任度嚴重下降。像世人眼中恬靜無爭的小國瑞士,如今街頭運動此伏彼起,據當地媒體統計,二○一八年,瑞士首都的示威抗議多達兩百九十九次,去年的示威次數更多。而在澳洲,上月稍早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指:該國民眾對自然災害的擔憂明顯增加,約五分一的選民將氣候或環境變化視作本國面臨的最大問題,這一數據是二○一六年大選以來的兩倍;與此同時,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創下史上最低紀錄。不少走上街頭的抗議者,對總理莫里森非常不滿,認為現政府漠視氣候變遷,對氣候危機不作為,從而加劇了澳洲林火的致災程度。
氣候問題與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如今又成了極容易被「藉用」的示威議題,面對此一領域積聚的民怨,各國執政者絕不可輕忽以待,如不速速尋求疏解之道,未來恐將醞出大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