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預示相鬥近兩年的貿易戰暫時休戰,至於第二階段談判相信今年都不會有重要進展,皆因美國總統特朗普首務是年底總統大選,相信要待大選後,中美關係才會有新方向。
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重點,是中國在未來兩年向美國增購二千億(美元,下同)貨品或服務,美國則將去年九月向一千二百億中國貨加徵的百分之十五關稅,減半至百分之七點五,但前年中以來對另外二千五百億中國貨所加徵的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卻沒有削減,對中國出口仍構成沉重壓力。至於美國原希望借貿易戰,建立美方監察中國政府和企業保障知識產權的機制、要求中國取消補貼高科技業、改革經濟體制等訴求,亦沒落實。中美對首輪協議並不滿意,為了休戰唯有暫時妥協。
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定的簽署緩和了市場情緒,中美雙方各自營造風險緩釋的市場環境,被禁止進口五年後,美國的禽肉十四日正式回歸中國市場——裝有二十多噸美國雞爪的集裝箱在上海青浦海關卸貨。美方則在簽署協議前夕,將中國剔出匯率操縱國名單。此舉雖是善意,卻反映美國在貿戰上漠視規則之霸道,未來只要特朗普覺得有需要,就可不理協議,對中國重?貿易戰、再將中國打為匯率操縱國。
美國是否將一個國家列為匯率操縱國,財政部本有明確規定,就是須符合三個條件:一、對美國擁有巨額貿易順差,至少達二百億美元;二、總體經常項目盈餘是國內生產總值百分之三以上;三、該國對外匯市場進行持續的單邊干預,在過去一年外幣淨購買量達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以上。對此,中國只符合了條件一,但在去年八月特朗普在貿易談判上向中國作極限施壓,突然宣布向所有中國輸美貨品加徵關稅後,再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中美首階段協議達成後,美國財政部發表的匯率報告,又將中國剔出匯率操縱國,改為與日本、韓國、德國等同列監察名單之內。美國財長努欽則以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為由,表示中國作出可執行的承諾,願意壓抑競爭性貨幣貶值,同時採取透明及負責任的措施,避免貨幣持續疲弱,因此將中國剔出匯率操縱國名單。努欽之言正正證明,美國過去無視自己規定而任意妄為。
特朗普今年頭等大事是總統大選,現在「開恩」將中國剔除匯率操縱國,無非借此向國民暗示中國在貿易協議上向美國作了很大讓步,他為美國人爭取了重大利益,並試圖加大中美友好氣氛以推高美股。特朗普一向視股市為其政績的寒暑表,美股周一就借此消息再創新高。
正因特朗普要全力打選舉戰,難花精力再與中國打全面貿易戰,故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後,第二階段談判以拖延時間為主。不過特朗普及其鷹派內閣成員如副總統彭斯等,遏制中國的意圖仍十分強烈,雖不打全面貿易戰,仍會對中國作出刁難,如繼續在全球封殺華為、加強打擊中國科技公司等,另在政治上則會利用台灣、新疆及香港問題攻擊中國,為北京添煩添亂。中美關係今年表面會較平靜,內裏仍暗湧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