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跌宕曲折,美中兩國在貿易戰開打將近兩年之後,終於確定本月十五日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而在簽字之前,美國財政部還正式宣布:將中國從匯率操縱國名單中移除;並且有傳美中有意在貿易談判戰場之外,恢復半年一次的雙邊經濟對話,以化解紛爭,改善關係。
表面上,經過驚心動魄的激情對抗之後,美中終於能迎來一段雨過天青的日子,然而各方心裏都很清楚,眼下的停火不過是「中場休息」,更艱苦的硬仗還在後頭。放眼未來,美中兩大當事國都將面臨新的風險,個中變化不容小覷。而對於與美中有密切經貿關係的國家或地區而言,這份協議的簽署,雖可消除掉一些不確定的商貿因素,但亦會帶來新挑戰。
美國商務部資料顯示,二○一七年美國出口中國貨物總額為一千二百九十八億美元,服務總額五百六十五億美元。而根據美中達成的協議,中國需要在未來兩年內,在此基礎上增購兩千億美元美國商品及服務。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十三日的說法,這些採購將集中在製造業、能源、農業和服務業四個領域。
即便對於中國這樣龐大的市場來說,兩千億美元也絕對不是容易消化的數目,何況中國經濟正處於艱難期,生產、消費需求皆有所下降,協議簽署後,中方的落實將是難點。
並且由此一來,其他國家對華出口的份額將被美國擠佔,這必然導致供應鏈改變,對原有的貿易結構造成巨大衝擊。大豆市場就是典型的例子。第一階段協議敲定後,中國勢必大增美國大豆的進口量,在需求總量不變的情況下,減少前階段因棄採美國貨而增購的巴西、阿根廷大豆份額將是必然。能源等進口情況亦類似大豆市場。因此可預料的是,受影響的國家將涵蓋巴西、阿根廷、俄羅斯、歐日等,這是全球皆需慎待的風險。
美國的風險同樣存在。兩年來,從經濟、外交到政治、軍事,特朗普政府幾乎動用了可動用的各種資源與手腕,不斷極限施壓,開闢一個又一個新戰場,目的就為「畢其功於一役」,徹底扭轉美中競爭中,美國在貿易、科技等方面日漸顯露的劣勢,重新牢牢掌握制定規則、形塑世界的主導權。然而特朗普未能如願,反而部分美國農戶、公司亦得承受其大棒的「反殺力」。
中國在艱難形勢下,去年人均GDP仍預計將首次超過一萬美元。同時,中國與歐盟、東盟的進出口同比分別增長近八個、十四個百分點,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出口額也增加一成。這反映出中國經濟的韌性,也展示了美國想一舉「降服」中國的難度。不過相比之下,中方的風險要大得多。如非國內情勢對自己相當不利,特朗普萬難在把中國逼向牆角的決勝關頭,做出同意簽字的讓步。即便如此,他也一直沒有放下關稅大棒,未來隨時可能以此「重武器」重新對華開戰。世貿組織的上訴機構去年底已因故停擺,這將會令特朗普更加無所顧忌。
種種跡象亦顯示,美方簽下第一階段協議並非意在休兵,其目的在於收割部分成果之後立即「乘勝追擊」。連日來,美國多個部門陸續有新動作,針對中國造的無人機、可穿戴監測設備以及系統與元件、美企出口到中國的地理空間圖像軟件等商品,採取限制、棄用、調查等措施。
而就在本周二,美國聯手歐盟、日本向世貿組織提出一項聲明,要求將多種類型的政府對企業的補貼劃入禁止行列,同時要求制定終止強迫技術轉讓的規則。這份聲明明顯是針對中國而來。歐日與美方共同醞釀兩年,方選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前夕將此聲明拋出,是想抓住美國對華首輪戰役佔了上風的機會,乘勢而起,藉機形成共同對付中國的「合圍」,以圖分肥。
這是一個應予高度關注的信號——伴隨著下一階段美中對陣的展開,美歐日很可能在某些經貿議題上聯手對華,甚至在某些重大政治或區域性問題上選擇與華盛頓共舞。中國面對美國這一個對手已顯吃力,如果再加上歐日,更猶如百上加斤,接下來的談判注定將更加艱難,硬仗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