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伊朗當局以「間諜罪」判刑關押了一千多日的美籍華裔學者王夕越已經獲釋,對他的家人是最好的佳節禮物,關注他的人士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而對近年處於敏感政治環境的華裔學者來說,感觸良多。
王夕越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的博士生,二○一六年王夕越從校內申請了研究課題資助前往伊朗,研究近代歐亞歷史,卻在離開時被伊朗政府以間諜罪逮捕,聲稱他以研究員身份為西方大學收集機密資料,他最終被判兩項間諜罪成並判處十年監禁。
對美國政府來說,伊朗扣留美國「人質危機」的做法,其歷史長達四十年。一九七九年伊朗當時革命學生襲擊了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扣押五十二名外交官和工作人員長達四百四十四天,美國用盡了外交和軍事突擊手段都不見成效,最後還用上凍結伊朗資產的金融手段,雙方失去互信基礎,埋下猜忌的心理,兩國外交關係隨之破裂,並且成為惡性循環。此後的六位美國總統在與伊朗打交道時,都得各自發展出沒有前例遵循的方法解決問題。
在這個情況下,可能是國際大環境不對,或惡化的美伊關係沒有鬆動跡象,或是本案未受主流輿論的重視,伊朗硬是關押了王夕越比四十年前被關押的人質多了兩倍以上的時間,直到在親友積極奔走及官方的介入下,終於把人救出來。
有些人認為,這對族裔政策受質疑的特朗普政府是加分,顯示涉外人士在奔走時,能夠公平的對待不同族群。美國官方也感謝瑞士協助談判釋放王夕越,這也說明在國際間維持友好關係的重要,即更在一方關係觸礁,仍可以間接透過不同管道,解決實務上的難題。
其實,反觀在美國的華裔學者在國外旅行固然存在風險,在美國國內近年也遭受到超過比例的監控,不管是華裔國會議員、華裔科學家團體、許多相關社區團體,都曾呼籲執法單位在辦案時應更慎重,別再發生先抓人再找證據的作法,以免毀了科學家數十年的名聲,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這種辦案心存成見,不只可見於聯邦政府,在大都會警察辦案也存在類似情形。例如紐約前市長彭博,過去長年支持警方「截停搜身」的權力,過度不成比例的截查非裔及拉丁裔民眾藉以加強打擊罪案。聯邦法院法官於二○一三年,裁定這項政策違反憲法,但彭博直到最近要競選總統,才公開道歉,承認這樣做不公平地對待黑人及拉美等少數族裔。識者認為,執法機關對華裔學者,就像是政治上的截查,造成社區的不安及困擾,這也是王夕越獲釋,社區內有不同感受的原因。
王夕越是目前被伊朗當局關押在監獄的四位美國人之一,他們都被指控犯了「間諜罪」。在王夕越歸鄉之後,希望是一個好的開端,繼續讓被關押的美國人都能盡快回到親人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