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8所中醫藥大學被《世界醫學院校名錄》除名一事,引起輿論關注,更對努力追求中醫藥走向世界的業界帶來一場深刻反思。
上述《名錄》是由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WFME)與國際醫學教育和研究促進基金會(FAIMER)聯合編制、管理。上述8所大學分別是北京中醫藥大學、上海中醫藥大學、天津中醫藥大學、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遼寧中醫藥大學、貴陽中醫學院、山西中醫學院、雲南中醫藥大學,除名時間是二?一九年 十一月一日。
WFME主席David Gordon 在回覆所涉院校詢問時表示:《名錄》是一個認證全球醫學院校的資訊來源,旨在提供基於西方科學的醫學院校資訊,且這些院校是被普遍認識的和全球公認的,這對全球的醫學生和監管機構都很重要。一些在本國傳統醫學院校完成學業的畢業生,在出國後隱瞞自己傳統醫藥專業而獲得了執業許可證,這對那些不知情的患者是有風險的。David Gordon說,除名無關傳統醫學院校水準,也無關傳統醫學在其國家健康系統的地位。
由此可見,除名並非衝著中醫而來,也與8所院校的教學水準無關。行家分析上述回復後認為,除名真正的目的其實是「打假」。嚴格來說,中醫醫生,與全球公認的doctor,不是同一個專業角色。從病人角度,當施治者使用西醫技術時,病人有權知道他是不是合格的西醫醫生,從而作出選擇;從行業保護的角度,「腳踩兩條船」的中醫專業考生,以較低的高考成績被錄取,然後獲得門檻更高的西醫醫生牌照,這對「正宗」西醫考生不公平,並進而削弱西醫牌照的含金量,這是行業管理者所不能容許的。
儘管上述發言人聲稱此舉無關中醫藥的水準或重要性,但其產生的影響則是深遠的。據報道,同樣不被納入上述《名錄》的還有韓國、印度等傳統醫藥院校。韓國的東方醫學院早在 二?一二年就被《名錄》除名。韓國醫師協會負責人曾就此評論稱,此舉說明世界醫學界不認為韓醫或中醫是現代醫學。一語道破了傳統醫學的尷尬局面。
如何破解僵局?有人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中醫,是時候另立門戶了。有網友直言,目前中醫醫生面目模糊,曖昧地躲在西醫的白大褂之下,顯得不那麼自信。而「傍名牌」的路子,也不是那麼好走的:以西醫為主流的國際醫學界一直不承認中醫等傳統醫學是現代醫學,除名事件,西醫體系更是明確表態要與中醫等傳統醫學分清楚河漢界。
有觀點認為,中醫的現代化之路之所以走得艱難,關鍵原因是用西醫的方法來改造中醫,但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體系。中醫是經驗醫學,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知識系統,與以科學為基本特徵的西方循證醫學就如牛頭對馬嘴般難以對接,甚至連同名的疾病都不是一回事。比如,中醫說的腎虛,跟西醫的腎病根本不是一回事,它不單指腎臟,更包括內分泌、生殖、泌尿、呼吸、神經、運動等在內的人體系統,是對人體的整體形成一個協調作用。
中醫的「腎虛」是古代人說的「腎臟精氣陰陽不足」,用今人能理解的說法是,有不適症狀,但查無實變。但是,中醫的確能治病,在西醫沒有來到中國之前,中國人的健康問題,不就是由中醫全盤掌管,並延續了上千年的嗎?
事實上,中醫中藥在某些領域確有奇效,青蒿素就是最好的例證。專家呼籲,既然自信中醫能治病,那就專注於建立適應現代社會的全面系統的中醫理論和實踐體系,與時俱進地改良自身知識系統過於封閉、一本通書讀到老的弊端,緊跟新病例進行醫藥研發,在本土站穩腳跟,用真正的實效來打響中醫的品牌,而不是榜「國際名牌」。正如有志之士疾呼,是時候重塑「中醫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