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勢發展牽動億萬人心!由中國中央政府牽頭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近日通過十六項新政,惠利香港民眾並為香港專業界別人士赴內地發展提供便利。相關政策涵蓋教育、醫療、養老、住房、交通等領域,旨在加快推進內地與香港融合,為困境中的港人提供更廣闊的安居樂業空間。
這些措施公布後,在內地民眾中引起一些爭議,焦點之一,是關於港人在大灣區九個城市買房可享受與當地市民同等待遇,不受工作、居住、學習時間或交稅、社保情況限制。
有民眾認為這是對港人的特別優待。他們聯繫近期香港的局勢,認為香港長期享受國家提供的各種資源與政策傾斜,如今卻有人公開反國家、反「一國兩制」,侮辱、歧視甚至暴力圍攻內地民眾;而相當數量的港人,對示威者的相關言論以及街頭無日無止的暴力事件保持沉默,在這種情況下,內地竟然還要給予港人購房等特權,自己心理上難以接受。有人則擔憂香港買家的到來,會推升當地樓價,使原本就難以承受高房價的本地居民置業更加無望。但亦有聲音指:在當前香港日益嚴峻的亂局之下,內地理應給予那些認同國家、嚮往安定和平的港人安居樂業的出路,以實際的包容與支持行動,做他們的「堅強後盾」。
上述不同觀點的出現,仿如輿論激流中之水滴,從某個局部呈現出內地民間對香港局勢及港人的分歧態度,也鏡映出由「反修例」風波引爆的香港變局下,一個新的歷史時期兩地均須面對的重大現實課題——在香港衰落難以避免、內地主動構建對港「虹吸」效應之下,可能有越來越多的港人北上就業、讀書、定居。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持續數月的街頭暴亂,已令香港這座城市以及港人從前文明守法的形象被顛覆,許多內地民眾的觀感已經改變,少數偏激者甚至採取一律排斥的態度。在此情況下,內地與香港民眾又能否以客觀、平等、友善的姿態對待彼此,和睦相處呢?
不管港人是自願主動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還是迫於無奈回內地保安全,均會涉及資源分配的敏感問題,其中住房僅是一方面,學位、職位等,也是易與內地民眾產生矛盾的利益所在。
內地與香港兩地民眾的心結,在二○一四年香港「佔中」風波之前就已埋下。由二○○一年有關「雙非」子女永久居留權的莊豐源案的宣判、二○○三年「自由行」實施後內地孕婦赴港產子潮、內地客搶購奶粉潮,再到其後部分港人的「蝗蟲論」、反水客、反「自由行」行動,一樁樁引發香港社會不滿抑或令大陸民眾側目的事件,其實都關乎資源配置與再分配的問題。
惜乎港府一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未深切意識並有效推動解決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而內地方面亦同樣未能通過「望聞問切」探究香港民情民意的真切變化。兩相錯失之下,令矛盾的雪球越積越大,成為「壓倒」香港的「稻草」之一。
香港經此慘痛變故,人心必然發生重大變化,對中國、對香港、對內地民眾、對自身的認知,恐怕都會形成一個新視角。有人或許會更加親近祖國;有人或許心存離意;有人或許出於生存考量,成為內心對內地不滿,表面從不流露的「兩面人」;有人或許趁機「搭橋」深入內地,再行散播暴亂破壞之事……凡此種種,當內地要向香港敞開大門之時,是否需要先考慮清楚種種可能出現的狀況,並提早制定預案?
從內地方面來講,香港社會出現的某些深層次矛盾,在內地社會同樣存在;而二○一二年西安反日遊行中,一名日系車主被示威者打穿頭顱的暴力事件,又是否與此際香港街頭上演的「無差別」攻擊有某種神似之處?那些對惠港新政不滿的內地民眾,工作生活中又是否承受著某些與香港底層人士類似的壓力?
外交場上常說:國之交在民相親,此話放在內地與香港關係上同樣恰當。香港今日之亂局,很大原因在於當政者未能及時體察民情。面對終有一天會到來的後「反修例」風波時代的兩地關係,內地與香港當局是否應盡早組織人力,展開長期跟蹤、調研的計劃,準確把握社會脈博,為他日決策與施政提供切實可信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