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尼被無罪釋放後,雙眼通紅走出法庭。本報記者彭詩喬攝
李凡尼被無罪釋放後,雙眼通紅走出法庭。本報記者彭詩喬攝

李凡尼母親李繼紅離開法庭。本報記者彭詩喬攝
李凡尼母親李繼紅離開法庭。本報記者彭詩喬攝

死者格林母親在庭外對媒體哭訴,不想失去孫女監護權。本報記者彭詩喬攝
死者格林母親在庭外對媒體哭訴,不想失去孫女監護權。本報記者彭詩喬攝

(本報記者彭詩喬紅木城報道)
美國三藩市中半島華裔富家女李凡尼(Tiffany Li,音譯)被控殺人案歷時三年半後終於15日宣判,陪審團裁定李凡尼無罪,法官宣布當庭釋放。由於12名陪審團員無法就另一被告巴亞特的兩項指控達成共識,案件宣告流審,後續審理待定。
15日是陪審團閉門商議的第12天,當天上午陪審團裁定李凡尼一級謀殺和合謀罪名不成立,法官宣布陪審團裁決後,李凡尼與母親李繼紅均默默抹淚。法官宣布歸還李凡尼護照,解除其電子腳鐐,當庭釋放。法官Robert Foiles對李凡尼說:「你可以走了。」坐在被告席的李凡尼隨即起立轉身,與母親李繼紅相擁哭泣。之後李凡尼母親在親友陪同下首先走出法庭,雙眼通紅,並未接受媒體採訪。李凡尼在保全陪同下走出法庭,淚眼紅腫,一路沉默不語。
李家家庭律師漢斯陸(Mark Haesloop)稱,目前李凡尼最重要的事是回歸兩個孩子的生活中,過去3年多來她無法自由出入,也無法與孩子相處。兩名幼女已經失去父親,又有將近4年無法與母親生活,李凡尼目前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做回孩子的母親」。代表律師May Mar也表態稱,李凡尼「非常期待孩子回到她身邊,全部時間(full time)」。
死者母親不想失孫女監護權
死者格林的母親卡德(Colleen Cudd)離開法庭時接受採訪稱,對審理結果失望,「所有這一切,全部都是有關金錢」,她認為陪審團未能了解格林其人。案件審理期間,卡德與李繼紅共同監護兩名孫女。李凡尼被釋後,代表律師表示其期待接回孩子,做回母親。卡德談到孫女時一度情緒失控,「我很確定他們已經起草了文件,要求拿回孩子監護權……希望家庭法律師能繼續(裁決),因為小孫女當時1歲半,現在已經5歲半了,她和我在一起生活的時間比和她母親更久」,卡德哽咽稱,「我不想失去寶貝們,她們是我的命」。
李凡尼律師:與金錢無關
李凡尼一案因「天價保釋金」引爆全球頭條,死者格林(Keith Green)是李凡尼前男友,二人相戀6年,育有兩名幼女。3年前二人分手後就金錢與女兒撫養權多有爭端。2016年4月28日晚,死者格林與李凡尼見面後失蹤,兩周後屍體在北灣索奴馬縣被找到。控方指李凡尼因女兒撫養權糾紛,將死者誘騙至家中,由男友巴亞特(Kaveh Bayat)在車庫開槍。之後,二人僱健身教練亞德拉(Olivier Adella)拋尸。
本案從案發到審結歷時三年半之久,被不少媒體稱為「司法大戲」。案件審理一波三折,此前因為李凡尼被診斷出癌症拖延一年,之後原定出庭指正李凡尼與巴亞特殺人的污點證人亞德拉因違規接觸辯方證人而被捕,失去作證資格。今年9月23日本案正式開庭,經歷長達一個月的審判,幾十名證人出庭作證,之後陪審團閉門商議長達12天。
此案因李家財富引公眾高度關注,李凡尼無罪釋放勢必引發「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討論。李凡尼代表律師Geoffrey Carr與華裔辯護律師May Mar宣判後對媒體否認金錢對案件的影響,「我們沒有為李女士多做甚麼,沒有比其他案件付出更多努力。唯一的差別是李女士能付得起很高的時薪」。May Mar直言部分媒體在對此案的報道中有失偏頗,「公眾讀到這些(不准確信息),他們並不知道法庭上發生了甚麼」。
李凡尼被釋放的當天下午,法官宣布陪審團經過多日討論仍無法就巴亞特被控罪名達成共識。12名陪審團員對巴亞特兩項指控均無法達成一致,其中一級謀殺罪名投票為6:6,合謀罪投票為7:5(未說明幾人投贊同/否決票),法官宣布案件流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