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激烈,有時會造成夫妻反目,兄弟對罵,父子翻臉,都自認是為了堅持理念,可那是否是真理,卻又人言言殊,因此台灣民眾會說,「(台灣)選舉選到沒有人性。」這個說法剛好印證台灣民進黨政府,在台灣大選前對潘曉穎命案疑犯陳同佳「先通緝、後拒收」的矛盾及反覆。
陳同佳二○一八年於台北市涉嫌殺害了同為香港居民的女友潘曉穎。死者潘曉穎父親多次赴台,請求引渡陳同佳到台灣受審。台方遂先後三次提出司法請求,希望港府遣送陳同佳到台灣受審,但因兩地未有前例,均未獲回應,台灣檢方於是對陳同佳發佈時效長達三十七年六個月的通緝令。
陳同佳本月二十三日自香港因洗黑錢案刑滿出獄,陳同佳曾對外界表示,出獄後要赴台自首。不過民進黨政府不但拒絕,還要香港政府繼續羈押,彷彿是燙手山芋,唯恐惹禍上身。一般認為,蔡英文政府顧慮到陳同佳如果抵台受審,新聞焦點轉移到台灣的司法審判程序,「反送中」的煙幕可能就此消散,蔡政府將失去批判中國大陸的最佳議題,恐逆轉蔡英文的選情。
不管陳同佳是自首,還是台方所謂的「投案」,民進黨政府宣稱這是政治陰謀。然而這個說法完全沒先考慮台灣本身法律的莊嚴,也沒有顧及死者家屬的立場,希望沉冤昭雪的哀痛。此舉同時引發台灣兩黨重量級政治人物的批評。
國民黨籍的前總統馬英九就管制陳嫌入境批評「因為政治理由棄人權人命於不顧,自我閹割司法管轄權,有違為受害者討回公道的普世價值。」曾任民進黨代理主席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指責說,蔡英文總統上任時高喊司法正義,但現在卻不答應陳同佳來台,質問蔡英文:「為什麼懦弱了!」而且應由司法單位出聲,而不是由負責兩岸的「陸委會」發言,說白了,就是行政干預司法。馬呂兩人均為台大法律系及哈佛大學前後期校友,雖然政治立場不同,但對此事的看法一致,使得民進黨政府的辯駁更為薄弱。
台灣有評論更指責放棄法律管轄權的例子一開,將來任何國家或地區與台灣沒有引渡條文的人,來台灣殺人放火,出境以後通通都沒事。還可以反問為何不自行審理?
從過去案例來看,在台灣犯下殺人罪再潛逃出境,台灣政府的態度並非如此。二○一○年英商林克穎在臺北撞死送報生潛逃回英國,台灣當局多年來透過法律程序引渡林回台服刑,此前台英之間也無正式引渡協定,前後兩案對照,要如何說服台灣民眾為何殺人犯的追訴態度,有如此大的不同。
選舉是一時的,價值更重要。法律的位階高於行政,如果一碰到政治,法律就自動轉彎,如何服眾?為了選舉抹煞長久以來堅持的法律管轄權,這其中的利弊值得台灣執政當局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