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香港的街頭暴亂已變得十分公式化,二十日這天也不例外,就是先由一批泛民人士帶頭搞「和平遊行」,接著到黑衣分子出場,四處狂擲汽油彈、縱火、打砸店鋪、破壞港鐵站,甚至開始放置疑似土製炸彈,然後泛民疾言厲色譴責「警暴」,對示威者暴力則表示理解,表明「和勇」同心,核爆也不分開。泛民至今不與暴力割席,甚至互相擁抱,背後有其自作聰明的計算,但相比於西班牙加泰反對派領袖立場鮮明譴責暴力,更顯出泛民的機會主義面目難看。泛民也許還未察覺民意已悄悄逆轉,繼續支持暴力不但害港,終於也害到他們自己。
近期的暴力行動,出現了更有組織、殺傷力更大的趨勢,警方昨天截查一輛運送「軍火」的汽車時,發現車上有大批汽油彈,而早前警方也破獲了一個製炸彈工場,搜獲烈性炸藥,顯示有人正準備進行更嚴重破壞。香港的境況一天比一天凶險,但泛民卻依然故我,不但沒有同社會人士一道,齊聲喝止暴力活動,更積極大打邊鼓,給「勇武派」吶喊打氣,為其美化、正義化,振振有詞說「和勇」目標一致,不會分家,大有齊上齊落,一起赴湯蹈火的氣慨。
香港泛民派甘願與暴力分子同坐一戰車,有其一套政治盤算,就是相信「勇武抗爭」受到不少崇尚激情的年輕選民認同,如果與暴力割席,便會失去這批人支持,自己的優勢將減弱;反之,若與「勇武」同道,日後選舉便可增加勝算。
正因如此,泛民從來不會對暴力行動說一個「不」字,甚至讚許其對推動民主自由的貢獻,而在評論中一面倒針對「員警暴力」,對暴力分子大肆縱火破壞、毆打不同政見市民的行徑,往往絕口不提,像沒有發生過。
香港泛民派這想法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未察覺香港的社會民情正出現轉變。早前有民調顯示,認為政治風波應告一段落的被訪者,達百分之四十九點五,反對的有百分之四十二點九,前者超越了後者,反映較多市民認為社會應回復正常,他們或仍支持訴求,但不認同繼續激烈抗爭。
這種期盼和平的情緒很可以理解,持續的暴力衝擊嚴重影響社會生活,經濟蕭條更危及普羅大眾飯碗,人心開始思穩,如果內亂沒法平息,更多市民在往後投票時會投向「保穩定」一方。泛民的傳統支持者中,不乏溫和的中間市民,如果這些選民不滿泛民支持暴力,泛民之「得」能否償「失」,是他們要思考的一個問題。
近期西班牙加泰隆尼亞九名獨派領袖被判監,引發大規模民眾示威,部分極端分子仿效香港黑衣人,在鬧市縱火破壞,又強佔機場,當地員警強力鎮壓,觸發激烈衝突。對這場風暴,九名領袖的態度與香港泛民截然不同,他們齊聲譴責暴力,表明「暴力不代表我們」。加泰自治政府主席托拉也明確與暴力割席,斥責暴徒損害運動的形象,須馬上停止。
他們的表現,顯示了政治領袖的決斷與智慧,與香港泛民派的機會主義,對比甚為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