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重浪!印度突然宣布廢除憲法第三百七十條,取消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維持數十年的自治特權,將查漠和克什米爾邦重組後分別建立「查漠與克什米爾直轄區」及「拉達克直轄區」。此舉立即引發在克什米爾與印度長期存在領土爭議的中國、巴基斯坦兩國反彈。中方表示印度的「做法不可接受,也不會產生任何效力。」巴基斯坦震怒之下,宣布將印巴外交關係降級,中斷雙邊貿易及鐵路運輸。
印度主動挑起新一輪邊境衝突,舉動非比尋常。
中印一九六○年代因邊境糾紛爆發過戰爭,印度雖然敗陣,但對爭議領土的索取之心一直未息。只不過由於雙方實力對比懸殊,而中方又以和為貴,因而事態始終可控。
但在二○一七年六月至八月,中印軍隊在洞朗邊境爆發了空前嚴重的軍事對峙。印度態度強硬且不斷增兵,對中方警告置若罔聞,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之勢。當時正值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中國將主要精力傾注在經濟轉型、推進「一帶一路」等方面,需要一個和平穩定的環境以實現戰略意圖。或許印方因此評估認為北京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以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因而敢於做此豪賭。其後對峙和平落幕,雙方在撤軍原因上各自表述,意味著誰也沒有獲得「壓倒性勝利」。
將這段往事與當下事態對照,不難發現許多相似之處。但相較兩年前,中國眼下面臨的外部局勢更加兇險複雜,尤其戰火不斷蔓延的美中貿易戰,西方世界不時掀起的反華聲浪,以及台獨、港獨趁機興風作浪,在在需要凝神聚力小心應對。因此有分析直指,莫迪政府此時敢於在克什米爾問題上棋行險招,同時挑動中巴兩國的敏感神經,顯然是瞅準北京分身乏術,精心算計之後才出手的。而兩年前洞朗對峙不分勝負的結局,也為印方增添了突然發難的勇氣。
其實洞朗對峙結束後,莫迪政府一直在調整對華策略。近兩年中印經貿關係大有提升,在一些國際問題上的立場日益接近,但與中方未停止在邊境築路一樣,印度也加緊了軍力與資源投入。去年底,距中印邊界僅二十多公里的博吉比爾橋建成,大幅提升了印軍後勤補給與兵力投放能力;今年一月,印度透露將沿中印邊境修建四十四條戰略性公路;二月間,總理莫迪又親赴中印邊界東段爭議地區「阿魯納恰爾邦」。種種跡象顯示,莫迪政府在邊境問題上早有預謀,是有備而發。
領土問題不僅攸關國家利益,也是莫迪向選民兌現政治承諾的「試金石」。早前莫迪以壓倒性優勢贏得大選,民意的支持與期許,加上人民黨勢力的加強,也使得莫迪政府有了同時向中巴挑戰的底氣與壓力。
對中國而言,印度此時在邊境突然挑禍,顯然是趁人之危。但由於莫迪政府堅持不結盟及戰略自主,對美國的「印太戰略」保持距離,支持中國倡導的亞投行,且克什米爾位處「一帶一路」旗艦工程「中巴經濟走廊」所經之處,因而北京不得不小心拿捏分寸,不僅自己得謹慎應對,還得努力化解「鐵兄弟」巴基斯坦與印度的紛爭。
巴國外長九日趕在印度外長訪華前抵達北京求援,與之會談的中國外長王毅表示,中方繼續堅定支持巴方維護「自身正當權益」,並繼續為巴方在國際發聲。但他也表示:印巴皆是中國友邦,「雙方應以南亞和平為重」。從中外界不難看出,北京並不想南亞局勢失穩。儘管印度行事突然,北京仍想努力緩和印巴這兩位鄰居的關係,以維持區域穩定作為首要考量。在涉及中印領土的紛爭時,北京將盡力以外交方式解決;在涉及印巴領土紛爭時,則會盡力平衡雙方關係,如果事態惡化,也會給予巴方大量援助,而避免進行軍事干涉。
印度已被美國總統特朗普強行取消了最惠國待遇,發展經濟、防範恐襲都面臨困難,加之莫迪正在籌備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十月份的非正式會晤,因而外界一般認為,中印此輪領土之爭不太可能失控,但由於當中夾雜了印巴領土之爭,無疑平添了應對的難度,北京如何拿捏,恐怕得煞費一番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