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的博爾頓2018年4月9日出任國安顧問。他在白宮任職期間取得多個重要政策勝利,包括監管特朗普退出前總統奧巴馬2015年與伊朗簽訂的國際核協議,並撤回美國對聯合國的支持。但他在擔任國安顧問頭幾個月在工作中鞏固授權的做法令其他政府官員不滿。
長期以來,博爾頓以他的強硬鷹派風格著稱,他還在如何處理邊境移民問題,與當時的白宮幕僚長凱利及當時的國安部長尼爾森發生衝突。博爾頓在出任國安顧問不久就經歷對他權力的不尋常考驗。當時第一夫人梅蘭尼婭的辦公室採取不尋常的行動,公開呼籲解僱他親手挑選的第二把手、國安副顧問里卡德爾,結果里卡德爾離開國安委員會。
博爾頓是資深政府官員,在前總統小布殊時期擔任駐聯合國大使,也曾在兩位共和黨總統——列根及老布殊的政府效力。他在保守政策方面一直是有影響力的人物。他在每一個選舉年均大力支持數十位候選人,直接通過他的政治委員會向他們捐款,並通過他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直接為具體個人助選。
特朗普自上任以來,已換了3任國安顧問。第一任國安顧問弗林因向聯邦調查局調查員撒謊,在上任僅24天就被迫辭職。第二任國安顧問麥馬斯特,因被指不積極推行特朗普的議事日程而辭職。
博爾頓是接替馬克馬斯特出任這個職位。博爾頓在國會也是一位具爭議性的政策顧問。他突然被革職在國會引發強烈反應。猶他州參議員、共和黨人羅姆內對博爾頓離去表示很不高興。他指博爾頓有著豐富的外交經驗,他的離去對政府及國家是一個巨大損失。
但另一位共和黨參議員、肯塔基的保羅則拍手稱快,指隨著他的離去,在世界其他地方發生戰爭的機會大大減少。民主黨參議員、夏威夷的舒亞茲也稱博爾頓離去是個好消息。有論者指,類似博爾頓這樣的強硬鷹派人物離去,令特朗普在面對明年選舉之時,他的外交政策可能做出鴿派轉變,尤其在伊朗問題上。本報訊